高考现代文阅读题让语文课成,20分阅读理解题仅得6分

作者: 新闻中心  发布:2019-10-24

高中语文教学的基本任务是什么?我接触的业界同仁一致认为:回归文本,认真阅读,有选择地背诵,培养学生熟练、准确、规范而有文采地运用母语的能力。在这一过程中,含英咀华,加深理解,吸收文本营养,潜移默化升华学生的境界,促进他们人格的养成。

今年全国语文高考早已尘埃落定,但在语文教育界、语文研究界,有一种质疑声却愈来愈强烈:目前高考语文的形式和内容,到底能不能促进中国学生语文素养的提高?应试化的中学语文教育,给学生的语文能力带来了怎样的戕害?

图片 1 如何报志愿录取几率大?咨询专家

日前,株洲市教育局工作人员王亚创作的散文《清明》出现在苏州市高二年级语文统考的试卷上。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原作者在做这道满分20分的阅读理解题时,只得了6分。虽然如此,曾经从事过语文教学的王亚认为,题目符合语文教学,自己做不对题目是因为没有掌握答题技巧。

遗憾的是,虽然有此共识,可是登上讲台后,多数的语文教师并不这样做。他们将文章肢解得七零八落,架空分析,在字里行间寻觅关键词、知识点,不厌其烦反复强调。一节课下来,很少阅读课文,更谈不上对优美文段的鉴赏与背诵。一些学校领导也对这种方法表示赞赏,说是重点突出,认真细致;而引领学生阅读、鉴赏、背诵的教师则常常被视为偷懒。

近日,本报邀请高考语文命题和阅卷研究专家、语文教学研究者和一线的中学语文老师,就这一话题展开了讨论。他们说:母语是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文化血脉,而母语考试在一定程度上走入了误区,直接影响学生母语素养的提高。作为母语教育指挥棒的高考语文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时候了。

专家讲座
分数利益如何最大化? 高考出分首先干点啥?

王亚还专门在朋友圈用“调侃方式”发了条“致歉信”,“一切‘祸害’都非我的本意,向苏州全体高二学子致歉”。

结果,一本书讲完了,学生心里空荡荡的,不知道学到了什么。语文课成了“空壳”。进入高三后,基本不再读书了。每个学生购买数十套模拟试卷,瞄准“现代文阅读”题,如法炮制,狠狠训练。

嘉宾:周宏 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语文考试与评价研究所所长

考得不好也能上985? 家长志愿帮倒忙了吗?

针对此事,有教育专家认为,出题者曲解作者原意的现象普遍,违背基本常理。也有专家认为,试题标准答案,经集体讨论研究给出,作家作品是独立文本,每个人都可以有不同的解读视角。

他们知道这样做无助于语文水平的提高,可为什么“明知故犯”呢?因为高考[微博]试卷中的“现代文阅读”题就是这样,不依样画葫芦就会丢分。看那“现代文阅读”题,也真叫人挠头。命题人不知从哪个旮旯里扒出一段艰涩隐晦的文字,或让你说出某句的深层意蕴,挖掘生活哲理;或者让你说出某词与某句有什么内在关联,这种关联对全文有何作用;或某句隐含了作者什么意图,如此等等。

赵志伟 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语文考试与评价研究所副所长

你被大学录取的概率是多少 613分送魅蓝手机

被标准答案难倒 考生求助原作者答题

面对这样的题目,广大语文教师叫苦连连:“太可怕了,即使让学生反复训练也很难得分,谁还敢天天读书?读得滚瓜烂熟,卷子上没分,白搭!”无奈与愤懑之余,好在每次模考,教师手里握有标准答案,可以临时应付,否则岂不成了“大迷糊教小迷糊”?

程元 徐汇区教师进修学院高中语文教研员

志愿指导
查一查:原来我能上这些大学 506个大学专业都学啥

就在刚刚结束的苏州市高二年级语文统考中,一道现代文阅读理解题目难倒了不少考生。当地教育部门给出的“标准答案”,被指答案太难,完全想不到。

类似试题连命题人也偶有迷糊的。有一个真实故事:有人将一套“现代文阅读”题拿给出题人做,但出题人却说“这是我去年出的题,答案我没有带”。离开标准答案,连命题人也说不上来。

郑朝晖 上海建平中学语文高级教师

报志愿需看大脑类型 小语种大学大盘点

被苏州市教育局一工作人员证实了的试卷显示,这道现代文阅读理解题,使用了一篇题为《清明》的文章,体裁类型为散文,作者显示“王亚”,文章摘录于其2016年出版的散文集《声色记——最美汉字的情意与温度》。

作家周国平曾说,朋友的孩子拿着他的作品《面对苦难》,要他按语文考卷要求进行“阅读分析”。结果周国平只得了69分。孩子嘲笑他“你比我还差,我得了71分”,弄得周国平啼笑皆非。(《中国青年报》2015.4.1.)

主持人:本报记者李雪林

考试结束后,有考生在微博上找到了原文作者王亚,并请她作答。第二天,王亚在株洲市二中校长的建议下,跟该校学生一起做了这道题目,“没想到标准答案出来后,20分的题目,我就拿了6分”。

此等“命题现象”委实耐人寻味。由于一道高考题,使学生苦心孤诣、空耗多年精力,换来的却是“竞猜”场上的雕虫小技,脑子里空空如也,语文水平并没提高。

1

录取数据
毕业生薪酬榜 大学录取分排行 一键推荐院校专业

此事在网络上引发讨论。有网友表示“不解”并吐槽道,“真不知道是出题老师不懂阅读理解,还是阅读理解不懂出题老师”,更有人直言不讳指出,“像这种主观题,就不应该有什么强硬的标准答案”。

高考历来被称为学校教育的指挥棒,任何一个小动作,都关乎基础教育的走向。兹事体大,任何人都无权率尔为之,命题人更要有敬畏之心,不可任性。一旦产生误导,后患大矣。

教学改革多年,学生的语文素养并未明显提高,有些方面甚至倒退了。不少中学生到了高中毕业,该掌握的语文能力、该具备的语文素养没有获得,不该有的机械应试能力却武装到了牙齿。

测试适合学什么专业 三步报志愿 同分考生去向查询

原作者仅得6分:答题技巧没有掌握好

高中3年是读书的黄金季节。与其花大量时间进行徒劳无功的训练,何若多读些书,提高“真语文”水平?读的多了,平时似乎毫无踪迹,一旦动起笔来,许多好的语汇和精妙的段落自然会翩然而至。

主持人:为什么现在要提出改革高考语文这个话题?

原标题:高考题“诡异的光”引热议 语文阅读该有标准答案吗

20日,新京报记者联系上该文作者王亚。她称,自己是株洲市教育局的工作人员,此前也是名语文老师。从出题者角度来说,阅读理解主要是考查学生的语感、语文思维和语文素养,而并不拘泥于哪一篇文章。她认为,对于这篇文章来说,最终的标准答案不是出题老师过度的解读、曲解了她的意思。

我的一位同事,平时很少让学生做“现代文阅读”题,而是在阅读背诵鉴赏上下功夫。结果高考时他所教的班级,因作文分数普遍较高,其他题目也做得不错,语文成绩是全校最好的。仅从功利性角度考虑,多阅读,文章就写得好,知识面就宽,语感就好,得高分是顺理成章的事。这个分数才是学生语文程度的真实反映。

周宏:上海的二期课改1998年启动,2001年正式开始,2006年高中阶段全面铺开,时至今日,其对基础教育进步和发展所产生的积极影响无可置疑。但是,课改似乎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应试教育的顽症,也没有达到切实减轻学生课业负担的目的。公平地说,命题机构多年来也在能力所及的范围内做出了有效的努力,其功不可没。但是,目前学生的语文基础知识、应用能力、表达能力、思维品质等语文素养并未明显提高,有些方面甚至倒退了。甚至可以说,不少中学生到了高中毕业,该掌握的语文能力、该具备的语文素养没有获得,不该有的机械应试能力却武装到了牙齿。

2017年高考已落下帷幕,但舆论中的高考话题并未退热。日前,浙江高考语文题中,一篇现代文阅读持续引发网友热议,该文作者一句“标准答案没出来,我怎么知道我想表达什么”,更被媒体称为“高考阅读打败原作者”。

对于自己最终只能拿6分的情况,她表示,主要还是在答题技巧上没有掌握好。

有意见认为,高中语文课回归文本,虽然有利于人文修养的提高和母语的熟练掌握,但却无益于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这种意见虽然客观,但与美好愿望有不小距离。分析与解决问题的能力,是在一定知识基础上逐渐形成的。高中的属性是基础教育,对孩子们需要给足营养,让他们发育良好,健康成长。如果把“分析解决问题”比作万间广厦,那么高中阶段就是奠基。况且,“现代文阅读”题多有文字游戏的味道,与分析解决问题几乎风马牛不相及。“分析解决”云云,明显有夸大之嫌,鲜有信者。

程元:谈到应试,我想到前日遇见的一个同事,她的儿子明年面临中考,语文成绩却不尽如人意。儿子班上新任的语文老师对她说:“别怕,语文试卷上可能出现的48种提问方式,我都有应对的办法。”语文试题居然有48种提问方式?我冥思苦想,也凑不上10种。

那么,高考语文阅读题究竟在考查考生哪些能力?语文阅读题目是否应有标准答案呢?

株洲市二中语文教研组组长严朝晖老师表示,高中阶段的语文学习主要是侧重学生的思维训练和文本解读,而按照这样的要求,文章作者本人拿不到高分也很正常。

语文考试的目的旨在测试语文水平的高下,而“现代文阅读”却将语文教学引入歧途成了“空壳”。恕我出言唐突:可否放弃或改进“现代文阅读”题,转用其他真正反映语文水平的题型?命题人多是该学科的专家,这对他们应该不是难事。若能引领语文教学回归文本,让校园呈现书声琅琅的生动景象,当是语文之幸,更是千百万学子之幸。王培中

不得不承认,同事的孩子遇上了一位敬业的老师。他背负着升学率的压力,研究出一套答题的策略。可问题是,通过这种方式得以升学的孩子,真正收获的又是什么呢?

图片 2截图来自浙江高考语文阅读题原作者巩高峰的微博。

“一切‘祸害’都非我的本意,向苏州全体高二学子致歉”。王亚最近在自己的朋友圈里,发布了这样一条消息,引发好友的点赞和热评。“现在微博粉丝一下增加了200多,几乎都是苏州的学生。”王亚称。

(作者为河南省鲁山县第二高中教师)

周宏:这其实就是低层次应试。并不是说目前高考考的不是语文能力,真正具备高语文素养的考生确实也能考好这张试卷;但大多数学生却是在通过大量“类高考试题”的练习来提高成绩,走上了低层次应试的歧路,这种方式甚至被看成是十分有效的途径。这与目前试卷的缺乏变化恐怕有一定关系。

高考阅读打败原作者?

■ 对话

图片 3

程元:从实用的角度来看,中学语文教学也没能很好地完成教会学生“使用”文字的任务。小到写一张假条,大到讲一段道理,学生的表述总是暴露出太多的不规范、不清晰、不合理。究其原因,无非是语文课几乎没有应用文的教学,也少有真正意义上的议论文教学。没有相关语言信息的获得,少有缜密有序的思维训练,要求高中生能写出像样的议论文来自然成了一件难事。不会阐释,难以辩证,甚至无法自圆其说,只靠着古今中外四面八方的例子来支撑骨架,如今高中生作文中的这一常见现象,不能不说是语文教学的缺漏造成的。

——语文阅读题争议并非个例

《清明》作者王亚

扫码关注高考家长圈送大礼!

周宏:这也让我想起今年上海一所重点高校自主招生语文考试的结果,十个成语解释中,3000多名考生的答案里只有极少数人的正确率超过一半,得分率仅在个位数。另一份试卷有一道题目,要求学生“分别用正楷和你认为优美的书写方式将‘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各抄写一遍”,考生书写的“正楷”中,端正而难看的字为多,“优美的书写方式”更多人只是写得小些、潦草些而已。还有一道题是要考生阅读一篇现代散文,写一篇鉴赏评价文,结果60%以上的学生写成了读后感。另一个基本事实是,学生的错别字愈演愈烈,高考作文几乎找不出一篇没有错字别字的。

6月7日下午,高考语文考试刚刚结束,浙江卷的一道阅读理解题随即引发网友热议。

“站在语文教学立场上命题,无可厚非”

  • 迎新生 | 军训女神 最美女教官(图) 中国最牛开学礼
  • 新高招 | 211大学招生存性别限制 名牌大学扩招
  • 家长圈 | 家长课堂:高中生为什么和父母难以沟通
  • 微问答 | 89期:高三生怎样才能尽快进入角色?
  • 志愿通 | 院校库 | 知分选大学 | 专业测评
  • 2015五星金牌教师评选启动 报名表
  • 测评在线教育产品送手机话费 有奖征集产品

2

据了解,今年浙江高考语文试卷的现代文阅读,选取了作家巩高峰的短篇小说《一种美味》。文章的写作背景置于物质匮乏的年代,描写了主人公6岁时,一家人第一次喝鱼汤的记忆。该文最大的关注点在于,作者在文末描述称,从锅里跳出来的鱼“眼里还闪着一丝诡异的光”,而其中一道题目,正是要求考生评析这个结尾。

“参考答案符合语文教学 更周全”

当下流行的现代文阅读题成了中小学语文教学的“公害”,小学生还未能顺利阅读,就要做阅读分析题,并且仍有教师将一篇完整的文章分割得支离破碎,再逐段讲解。即使到了初中和高中,阅读也还是在同一平面上开展训练。

考试结束后,巩高峰在微博中表示“标准答案没出来,我怎么知道我想表达什么”,并发表一篇题为《转发那么多锦鲤却败给一条草鱼,我把29万浙江高考生逼疯了……》的文章,后被外界理解为“高考阅读打败原作者”。

新京报:怎么看自己的文章被选做阅读题?

主持人:你们认为,现在语文教学中出现的应试倾向,在于语文高考出了问题?

事实上,从历年高考试题产生的舆论影响来看,有关语文阅读题目的争议并非个例。

王亚:其实这种事很正常,也没有说很激动什么的。其他人的文章被选做阅读题,都是很常见的事,身边也有朋友写的文章被选入试卷。

周宏:对于学生的语文能力和语文素养,课程标准的要求清晰明了,如果真能遵照课改要求,完成课标所设计的目标,绝不会出现上述状况。这里就牵出了一个重要的问题——语文教育改革的“龙头”到底是什么?答案是:学习的最终端——高考。高考是选拔性考试,无论我们怎样“淡化”它,整个社会的价值取向、用人标准不变,高考是教学的指挥棒这一事实就不会改变。

据媒体报道,2011年,福建高考语文阅读题选取了林天宏所写的《朱启钤:“ 被抹掉的奠基人”》,原作者最为纠结的是,题目让考生分析文中两次出现大雨的原因,林天宏对媒体透露,标准答案说了一堆,真正的原因是他写稿时窗外正好在下雨。

新京报:除了《清明》,还有其他作品被选做阅读题吗?

具体地讲,目前的语文高考中存在这样一些问题:一、现代文考题琐碎,整体理解尚未落实到位;二、文言文未能将字词句的考核与内容的理解真正交融;三、参考答案基本还是标准答案,灵活性和开放度不够;四、缺少对实用类文体写作能力的考核。

对于这些争议,有网友疑惑,高考语文阅读题的命题思路是否应顺从原作者的本意?考生的个体思维能否得到真正的发挥?高考余温未散,关于语文试题的评判问题再次备受关注。

王亚:也有,但只是个别学校、小范围那种,比如像平时模式训练的试卷、课堂阅读赏析之类的。

赵志伟:凡考试总有导向功能,古今中外概莫能外。当下流行的现代文阅读题成了中小学语文教学的“公害”——

图片 4资料图:浙江考生参加高考。潘侃俊 摄

新京报:20分的阅读理解题,你只得了6分?

小学生还未能顺利阅读,就要做阅读分析题,并且仍有教师将一篇完整的文章分割得支离破碎,再逐段讲解。即使到了初中和高中,阅读也还是在同一平面上开展训练。这样做有两个弊端:一是使学生养成不良的阅读习惯——过多的停顿和返读,减弱了阅读兴趣。二是挫伤了学生的积极性——你在做题过程中总是犯错,谁还有积极性?如今学生厌恶语文,不喜欢阅读,有一大半原因来自现代文阅读分析题。一线的语文教师和学生却不得不去做,因为考试就是这样考的。

“诡异”的试题超纲了吗?

王亚:讲实话,当时我没有想去做这个题的。是第二天,我们株洲市二中的校长在网上看到了这份试卷,他很感兴趣,想让我试着做一下,同时,也让学校的老师和学生做一下,想让语文教研组做一个教研活动,探讨一下,作家本人和老师的题目,以及学生的答题,三方面一致或者不一致的问题,进而研究出背后存在的教学和答题问题,算是一个教学实验,探究背后的原因所在。

郑朝晖:究其原因,就是因为命题是从文本中“抠”考点。一些语言现象与阅读理解关系并不直接,但是因为正好是一个命题点,就用来命题了;而有些与理解有直接关系的内容因为没有相应的考点却被搁置一边。这种“随考点布题”的模式,使阅读变得琐碎而不连贯。殊不知,一个人在阅读时,不是依靠各种能力的简单累加,而是语用经验、生活阅历、文化修养综合作用所形成的能力层进,甚至是依靠这些因素综合作用产生的直觉思维来完成阅读的。

——语文教师:没有超越学生的知识范围

新京报:答案解析与你文章立意区别大吗?

赵志伟:现代文阅读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时候了。因为它无法真正检测出一个人的阅读能力,正常人读书谁也不会像做现代文试题那样去读,那是一种“非正常阅读思维”。本来口语和书面语一致的文章,初中生一读就懂,但一出题目,连教授都无法回答,命题者所拟定的参考答案,到阅卷中变成了“标准答案”,于是答题者总是被扣分,因为很少有人能够回答得与答案完全一致。文学作品的解读是言人人殊,但是现代文阅读的答案却要相对统一,并且,为了便于评分,必须拟定几个参考答案,这就是所谓的“踩分点”。

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的巩高峰,近日对媒体讲述了他的写作意图。他透露,《一种美味》的主题是描写苦难,用的是反讽的方式,结尾突然逆转,提示了“美味”的含义有表里两层,一层是鱼的美味本身,另一层是通过这种鱼未入锅的结局,揭示一种在浅层次“美味”之外的思考。

王亚:我做完题目后,才看到答案解析。学校给出的参考答案,其实是很周全的,也是符合语文教学的。因为语文的阅读教学,就是训练学生的语感、语文思维和语文素养等等。学校在出一套语文阅读题的时候,需要涉及语文素养的某一方面,在做大的时候也要考虑到,所以他们出题和答题,都会比我想得要更周到,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郑朝晖:在这样的背景下,一线的语文教学压力之大可想而知。从一线教师的角度看,既然无从把握阅读检测的脉络,转而从考点上下功夫也是情理中事。因此,不少教师忙着从题型上总结规律,学生本身阅读的整体感知能力既已不强,按题型答题又成了方便法门。所以,“读懂的不会做,会做的读不懂”的现象时有发生,离真正的阅读渐行渐远。这样的教学很难真正激发起学生的兴趣与激情,语文由鲜活走向枯燥无可避免。

巩高峰表示,这样的结尾是一种“欧·亨利式”的结尾,带来一种魔幻色彩。

新京报:你文章原本想表达的是什么?

周宏:还有目前的文言文考试,基本相当于外语考试——翻译、解释、简单理解概括。文本基本被当作语言材料来用,而非文章。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在于,长期以来我们的固有思维认为文言文读懂即可。我记得我们当年的文言文学习,老师是把它当成现代文来教的。理解分析、鉴赏评价是教学重点,字词句的问题全都穿插在其中解决,而不像现在,文言文教学以疏通字词句为重要内容之一,留给分析鉴赏的时间少之又少。所以,当时我们学文言文兴味盎然,学完大多能熟读成诵;而现在,学生阅读文言文却缺乏兴趣。结果是考生一怕文言文,二怕周树人,三怕写作文。

那么,原作者的写作意图是否超出了高考的考试范围呢?

王亚:就是关于对祖父的怀念,生活中,祖父的性格、性情以及他面对苦难的坚韧,和他对我的影响。

3

浙江宁波柴桥中学语文组组长余永刚对中新网(微信公众号:cns2012)记者分析,“从考题设计来看,并没有超越学生的知识范围。”他解释说,“比如,欧•亨利式的结尾在必修教材里出现过,一般学生都能想得到;再如,魔幻色彩在选修教材中也有涉及,不过,这个考点有一定难度。”

“对这种现象 应该多些理解和支持”

一张理想的语文试卷大概应该是这样的:普通现代文考分析概括能力,文言文或者经典的现代文考鉴赏评价能力,背诵默写名篇的分值增加,作文在考议论文、记叙文之外,还考核应用文。

余永刚认为,小说取材于过去物质匮乏年代,对在2000年前后出生的考生来说相对陌生,这种距离感无疑增加了阅读难度。

新京报:知道得分后,为何想在朋友圈致歉?

主持人:那么,高考语文该考些什么、怎么考?

巩高峰也对媒体表达出类似观点,他表示,现在参加高考的这一批年轻人,缺乏这种生活经历,所以理解起来有难度,冲突点就在这里。

王亚:说实话,就像孩子们来找我一样,大家都把这件事情当作一件很好玩的事情,我自己也是。因为这个题目对他们造成了困扰,因为很多学生都没答好,而且给他们造成困扰的,不止我一个人,还有鲁迅先生,他们另外一道阅读题,是鲁迅的文章。所以自己调侃一下,向他们致歉。

赵志伟:改革高考语文的形式和内容,当然需要仔细思考谨慎对待。我认为首先要减少现代文分值,增加记忆积累型的题量分值,让多读多写多记的学生得益。认为记忆背诵经典是“死记硬背”的说法是错误的,语言学习无论是母语还是外语,记忆背诵的效率最高。老一辈文人国文底子为什么好?恐怕同他们年轻时的“童子功”有关。考试要从返朴归真上下功夫,充分利用考试的导向功能,让孩子从小重视基本功的训练。举个例子:如今一些小孩在学前常常能背诵三五十首唐诗宋词,但是上小学不久就忘了。为什么?学校里不考。考的东西全是很玄的题目,小学生刚刚开始会读书就让他们做阅读分析题,结果弄得他们一头雾水。

那么,按照国家规定,高考语文试题主要在考查学生哪些能力呢?根据教育部考试中心发布的《2017年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大纲》,高考语文科要求考查考生识记、理解、分析综合、鉴赏评价、表达应用和探究六种能力,必修课程和选修课程均在考试内容中。

新京报:阅读题被指曲解愿意,或过度解读,对此现象,你怎么看?

周宏:学生学习语文的目的应该是提升素养和形成语言文字的运用能力,在工作乃至一生中能以所学去解决工作生活中的现实问题。可是,目前的很多大学生甚至连论文的内容提要都写不好。因此,就考试来说,现代文最应该考的是将来最需使用的理解概括能力,文言文应该考鉴赏评价能力,作文考思维能力、表达能力和运用能力。

《考试大纲》还对文学类文本阅读提出要求,要求考生能从不同角度和层面发掘作品的意蕴、民族心理和人文精神,探讨作者的创作背景和创作意图,对作品进行个性化阅读和有创意的解读。

王亚:我没有特别研究之前的文章,但对于这篇来说,我不认为老师是过度解读,曲解了我的意思。我还是觉得,作为语文教师来说,出题者做得很优秀,因为他是站在语文教学上来思考的,所以我觉得,从这点上来说,没必要去说人家什么,无可厚非。

具体来讲,一张理想的语文试卷大概要包括:现代文考概括能力;文言文,有时也可以是经典的现代文考鉴赏评价能力;名篇背诵默写,分值要增加,20分、30分均可,这是素养的基石之一;作文考议论文、记叙文之外,还应考核应用文。

语文阅读题有标准答案吗?

新京报:你认为这种现场很正常?

程元:我在网上看到1932年国立北京大学的国文入学考题,除了译一段古文,解释几个文言虚词,答出一些文学文化常识,余下的就是一篇作文。当然不是说现在的高考语文也要照搬这样的命题方式,只是想说,在研究考试的专业人员越来越多、考试命题日益科学化和精细化的今天,这样朴实的一份试卷恐怕很有值得借鉴之处。至少,汉语言内在的基本特质并不会随着时间而流变,那么,作为检测这种语言水平以及运用能力的考试,是否也应该具有某种相对恒定的特征?

——语文教师:既然是考试选拔,就一定有标准

王亚:对。作为一个教育人、家长或者写作者,我对教育是以一种平静的心态去看待的。一个国家的教育,是一个国家的根本,如果成天想着去批判它,不如多给予一些理解和支持,让它更自然地发展。

赵志伟:所以,题型应该简化,我看到的民国时期的国文试题一般都比较简洁:解释书名或者人名,典章制度,文言文标点翻译,作文,有时还有对联。整张试卷不会超过五百字,留下大量时间给学生思考和写作,决不会拿一篇大家都读得懂的文章去“精耕细作”地分析。1977年,我参加上海高考,语文很简单,作文90分,改病句10分,再有附加文言文翻译30分。我们那一届的语文并不差,考试结果的区分度也很高。上世纪80年代后期,我们引进了标准化试题,结果试题越弄越复杂,使母语教学变成了外语教学,以训练数理化的方式来训练语文。结果是,学生读了十二年的语文却不能顺畅地阅读和写作。

既然要求“对作品进行个性化阅读和有创意的解读”,那么,语文阅读理解题目到底该不该有标准答案呢?

■ 声音

周宏:目前一些高校自主招生的语文题也在探索。上海一所重点高校的自主招生试题,有一个鲜明的特点是多变,试卷内容、考核点、出题形式年年不同,每年的试卷未必覆盖全部能力点,甚至有一年只考了两篇作文。但考核目标始终不变,就是语文素养和语文综合能力。这样的考试形式使考生无法猜题,结果,平时语文能力强的考生和语文能力弱的考生各归其类,考试正确地评价并体现了学生平时语文学习的成果。

余永刚表示,既然是考试选拔,就一定有标准,但他同时也强调说,“文学作品的多义性、丰富性和模糊性使得设置标准答案往往会有很大的争议,这就要求答案设计既要规范,又要有弹性,不能用出题人的死框框,套考生的不同理解和思维。”

“出题者曲解作者原意”现象普遍 违背基本常理

程元:高考当然也不妨有一点这样的尝试,所有这些还必须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明确学业水平考试与高考的不同功能——前者用于衡量和保证高中生学业水平的基本要求,后者则只需承担选拔的任务。惟其如此,高考才能放开手脚,彰显其独特的评价意义。

至于出题时是否需要参考原作者意见,北京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中文系副教授时胜勋认为,对考试命题而言,作者参与命题并无太大必要。

“这是在目前中学语文教学阶段,比较典型和普遍的现象”。21日下午,就命题者标准答案与原文作者立意存在出入一事,新京报记者致电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军。

4

他对中新网记者分析,“因为命题是一个更专业的过程,如果作者参与命题,或许可以保证答案的确定性乃至唯一性,但也有可能忽视了出题人与考生的创造性解答。”

储朝军认为,这是一种做法不严谨、对学生不负责的体现,拔高文章立意,存在过度解读的可能。

只要有平时的多阅读、多积累、多思考,自然能够以不变应万变,如果有一天,语文考试能让人无从准备,却又能检测出学生真正的语文素养,那么,语文教师的教学智慧就能够被激发出来。

“现代文阅读出现出题人和原作者之间的偏差不可避免,出题人对原作的理解,并上升到选拔考试的角度,至少表明该作品有较好的可阐释空间,并非意味着确定答案。”时胜勋表示,从文学理论角度来看,舆论对原作者的追问,恰恰忽视了文本自身的衍生过程。

他指出,人文学科本来就很难有标准答案,我们现在考试背后存在问题,没有得到深层次的解决,这些选择题和问答题,“似乎很客观,但是实际上违背了基本常理”。

主持人:如果按照这样的思路改革语文高考,会给语文课堂带来怎样的变化?

“我们所坚持的只是言之成理,并非求得绝对答案。”他说。

他补充道,此种现象,体现了命题者从根本上是没有理解作者原意的,而是用自己的想法来解读作者原意。据媒体公开报道,这种事情的发生,已经不是一两次了,“如果要做更进一步检验的话,该问题就不会发生”。

周宏:高考如能做到从试题形式到试题内容的多变,变到学生无法用题海战术来应试,这时,教师就不得不提高自身素养,研究语文规律,用遵循规律的“不变”来应对同样遵循规律的考试的“多变”了。只有这样做,才能让语文教学回归语文的本质,而教师也才能得到最大程度的解放——你甚至可以不全部使用教材,甚至可以自选文本,只要你教的是真正的语文,条条大路通罗马,这必将改变目前教学与考试“同途同归”的现状,真正实现教学上的“殊途同归”。而现在的情形是:试题基本不变,应试基本不变,教学也就无需变化。

图片 5

作家作品是独立文本每个人可有不同解读视角

程元:提到自选文本,教真正的语文,让我想起,我在美国的高中课堂里听到过学生用一个星期讨论雷马克的《西线无战事》,用一个月讨论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与罚》。而相形之下,国内大部分中学生的阅读现状却有些令人担忧,除去课文,《课程标准》所要求的“三年的课外阅读总量不少于300万字”恐怕难以达到。或者,即使字数上达到了要求,质量上也难有保证。

资料图:学生庆祝高考结束。中新社记者 杨华峰 摄

针对有声音指出,目前中学阶段的语文教学和考试,存在“拔高文章立意,过度解读”问题一说,华中科技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李军均,却给出了另一种声音。

其实每个语文教师心里都明白,语文考试应该是无需准备的,只要有平时的多阅读、多积累、多思考,自然能够以不变应万变。

语文阅读命题有哪些提升空间?

李军均并不排除上述情况的存在,他认为“这种现象的出现,是很正常的”。他告诉新京报记者,因为命题者是根据原材料读出的意蕴,而原作者做题时,是根据自己的思路来答题,不一定能理解命题者的思路,所以得6分很正常。

作为教师,我希望考试在内容和形式上的变化能使课堂教学的氛围宽松起来,让语文教师,尤其是毕业班的教师,能更多地专注于文学和文化,专注于学生审美能力和思辨能力的提高。无需再掘地三尺地钻研考试说明,反复研究历年试卷,解析、判断、归纳和演绎的技能大可用在更有意义的别处。如果真的有一天,语文考试能让人无从准备,却又能有效地检测出学生真正的语文素养,那么,语文教师的教学智慧大概就能够被大大激发出来了吧。

——专家:语文命题需谨慎 应加强科学性

李军均解释,高中阶段的语文学习,主要是侧重学生的思维训练和文本解读,标准答案也是需要经过集体讨论研究,而按照这样的要求,文章作者本人拿不到高分也很正常。

周宏:是时候把大力改革考试内容和考题形式摆上议事日程了。目前我们需要的不是“在渐变中求新意”,而是学习一些国家的经验,提前几年预告几年后将要实施的相关改革,用有预告的“大变”来促进语文教学真正落实二期课改的精神。

“相对来说,现实主义的文章更适合做高考题。”湖北武汉一位不愿具名的一线高中语文教师告诉中新网记者,“魔幻现实主义、意识流等文章有太多隐喻和个人化的象征,不适合出题,毕竟高考不是考文学家,也不是只招中文系学生。”

他进一步指出,文学鉴赏和语文考试结合得不是特别紧密,但就这件事情来看,还是跟文学鉴赏有一定关系的,“文学鉴赏中有种说法,就是一千个读者心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包括曹禺先生写出《雷雨》之后,也有读者问他立意是什么,他也说,每个人心中都有每个人的《雷雨》。

当然,只要有考试,必有应试。关键是,我们的考试把应试引向何方。引导得对,应试也能应出语文能力。相关的教育主管部门应该有条件做好这件事。简言之,用好高考指挥棒,把教学引向重视语文素养的正途上去。

时胜勋则认为,未来的语文高考阅读题尽量不要抠字眼,不要从犄角旮旯处出题。

李军均也曾和其他作者讨论过《雷雨》是否有其他内涵,得到的答案是“可能有,也可能没有”。他说,作家写出的作品是独立的文本,不同的人都有不同的解读视角和思路。

更多信息请访问:高考频道 高考论坛 高考博客圈

“另外,出题上还是应该有集体性,反复讨论,拿出一个比较好的方案。”时胜勋建议,高考出题还是要慎重些,邀请大学中文系的教授把关不失为一种好方法。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则认为,高考题在命题上应发掘更科学的方式。

他举例说,“例如,国外一些考试的考题会经过试测,然后做分析,对它的科学性做评价,最后才会用它来进行正式的考试。”

本文由十博bet体育发布于新闻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高考现代文阅读题让语文课成,20分阅读理解题仅得6分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