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西藏阿里科考队准备就绪,人大自游人协会登山技能培训队吹响集训集结号

作者: 教育资讯  发布:2019-11-01

图片 1

图片 2
与科考队一同前往白河的还有人大登山队队员。图为登山队队员在进行岩壁攀爬

图片 3

5月22日,中国人民大学自游人协会负重拉练鹫峰活动结束,本次拉练活动由2016年自游人协会登山队与科考队联合举行。

5月29日,中国人民大学自游人协会进行白河野攀训练,此次活动共15名队员参加。白河岩壁是历年登山队训练的常规地点,高约70米,路线成熟,适合训练。队员们早上6点从中国人民大学出发,10时左右在白河扎营,开始练习过节点。午饭之后,队员开始以上升器为 保护,向上攀岩。下午5时许,登山队员们基本攀登结束,第一天野攀结束。第二天,进行负重攀岩。队员们背负二十多斤,照前一天的路线向上攀岩,下午四点拔营收帐篷,晚上八点回到学校。

图片 4
科考队队员在进行负重溯溪训练,此次训练目的在于培养队员们的团队合作

6月29日、30日,在刚结束考试周后,登山队随即组织了高强度的海陀穿越,大小海陀都留下了登山队的足印。本次拉练一在恢复登山队队员体能,二在进行结组过节点的技能培训和雪山冲坠制动的的模拟训练。

图片 5

图片 6

  7月17日到18日,中国人民大学2010白雪文具公益科考队一行19人前往北京市密云县白河进行为期两天的拉练。期间,科考队队员们分别攀爬了高度约15米的小岩壁和70米的大岩壁,还进行了溯溪训练。这是科考队出发前的最后一次拉练,目前全队准备工作就绪,26日将前往西藏阿里地区开展公益科考活动。

6月28日,中国人民大学期末考试在这一天全部结束,这也意味着中国人民大学自游人协会登山技能培训队(以下简称登山队)将进入最后的集训阶段。

此次拉练活动共30人参加,其中,科考队女队员8人,每人负重25斤;男队员5人,每人负重30斤。登山队女队员负重40斤,男队员负重50斤。鹫峰山路多未经过系统完善的修建,部分陡峭路段只有天然形成的岩石及历来登山者的脚印踩出的道路轮廓。参加本次活动的队员们早上6点从中国人民大学出发,乘公交车到达北安河西口站,步行1500米后到达鹫峰山脚下。8时左右,队伍开始向上一路攀登,在中途进行了几次短暂的队伍修整后,午饭时分,队伍到达山顶,完成了此次拉练的前一半路程和负重训练部分。下午5时许,登山科考队到达山脚,登山科考队联合拉练活动结束。

6月4日,中国人民大学自游人协会赴百花山拉练,此次拉练活动共16名队员参加。百花山位于北京市门头沟区清水镇,距市区约100公里,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森林覆盖率高。百花山主峰海拔1991米,附近最高峰百草畔五指峰海拔2169米,为北京市第三高峰。10时左右,队伍开始向上一路攀登,14时左右到达百花山草甸扎营,完成了此次拉练的前一半路程。下午进行技术培训,训练内容为德式、法式步、滑坠制动和结组制动。第二天早上8时,队伍轻装冲顶,并于9时到达五指峰峰顶。中午11时,拔营下山。

  本次公益科考活动由人大学生社团自游人协会组织运行。2006年至2009年暑期,在人民大学团委的支持下,自游人协会分别在青海门源、陕西榆林、西藏定日、甘肃天水成功举办了四届科考活动,今年是第五届。此外,自游人协会今年还组建了中国人民大学登山队,将攀登西藏自治区境内海拔6330米的唐拉昂曲峰。

图片 7

鹫峰位于海淀区北安河乡。原名秀峰,因岭头如一只兀立的雄鹫得名。海拔约为450米,有数株古松挺立山巅,故有小黄山之称。

近日,中国人民大学自游人协会2017年登山队组织了白河野攀和百花山拉练活动。

图片 8
科考队马凯在攀爬70米岩壁时被主锁卡住,
另一名队员在前往援助

在大岩壁和小岩壁中都有冲坠经历的时乐洋在最后一次无保护先锋攀很给力的没有再表演冲坠。“最后一次无(顶端)保护攀登比前两次有(顶端)保护来的都爽!”时乐洋安全回撤后,笑着对记者说到。

图片 9

图片 10

  中国人民大学白雪文具公益科考队是北京高校中首支前往西藏阿里的学生科考队。队长严传玉介绍:“我们在中国人民大学校团委的帮助和支持下,将向拉萨和普兰县孤儿院、小学捐助文具图书,并对阿里地区环境、旅游、小额信贷使用现状进行调研。”

白河大岩壁位于大石头岩场西,瀑布山谷东面。攀登线路由王茁、赵鲁、伍鹏三人在2001年7月—2002年5月修建。其中修路者之一王茁于2004年在骆驼峰登山事故中不幸遇难,为这一清新明丽的风景染上了一丝伤痛,使人感怀。也让我们这些后辈的户外爱好者想要在攀登的过程中更加用心琢磨,不负前辈开掘的心血。

本次拉练是自游人协会为暑假即将进行的公益科考活动所做的一次准备。自游人协会科考队计划于7月下旬前往可可西里与可可西里自然保护站的保护队员们进行交流,登山队则计划攀登唐古拉山脉的第一高峰——格拉丹东峰。由于高原环境恶劣,对体能体质有严格要求,4月份起,两支队伍已经开始不断训练、拉练,为暑期活动进行准备。

自游人登山队计划于7月初前往西藏攀登海拔6536米的“智慧女神”姜桑拉姆峰。由于高原环境恶劣,对体能体质有严格要求,从4月份起,登山队已经开始不断训练、拉练,为暑期活动进行准备。

  本次白河拉练是科考队出发前的最后一次拉练,主要针对攀岩和溯溪技能训练展开。在听取了专业人员对攀岩装备使用、技巧和注意事项的讲解后,队员们分别在高15米和70米的天然岩壁上进行训练。科考队队员马凯在攀爬70米岩壁时两次被主锁卡住,到达地面后全身湿透。“到顶点时我就想着赶快下去,”马凯说,“但下来时我想的是什么时候能再来攀岩。这绝对是对自身的一种突破。”溯溪主要是组织队员负重渡过及腰深的湍流的溪水,通过训练培养队员们的团队合作精神。

    小一作为最后一个练习先锋攀的队员,在过了难度最高的裂缝,要挂最后一个节点的平移时失足冲坠。据自己观察,这段路狭窄且陡峭,脚下拇指宽大小的棱大概60度下斜,要命的是上面的岩壁没有可以抓劳的地方。事后听小一分析原因:

  据科考队队长严传玉介绍,出发在即,全队准备工作基本就绪。“白河拉练归来,队员们将以最佳的状态迎接全队的出发。”他说。

第二天的天气不错,没有烤乳猪般的烈日,也没有滑腻腻的阴雨。登山队在这一天兵分两路,一路在第一天的攀登的岩壁上继续练习攀岩,另一队一行8人跟随炯鹏到营地后方学习先锋攀技术。所谓先锋攀,是指在仅有下方保护的情况下对该岩壁进行此次攀岩活动的首攀,为其他队员挂绳,做好上方保护站。这次进行先锋攀的教学,是为了使一部分能够比较熟练掌握基本操作的队员进一步学习,为攀岩技术的传承积蓄后备力量。

  中国人民大学自游人协会科考队供稿

登山队6:33从人大东门出发,9点到达白河。下车后,队伍并没有做过多的停留,而是直接兵分两路,一路趟过白河扎营,另一路,包括队长嘻嘻、攀登队长虞姬、资深老队员炯鹏等7人直奔大岩壁,为新队员攀岩挂绳。

图片 11
队员们在进行70米高的岩壁攀爬

7月6日、7日,在进行了一周常规训练后,登山队再次组织队员来到密云郊外的白河大岩壁进行攀岩练习。白河不仅有不同级别的攀岩线路,还有潺潺的溪水。水中有一寸见长的小鱼,自在的顺流而下。每到周末都会有许多攀岩和溯溪爱好者驾车来到这里休闲嬉戏,

图片 12
队员们在户外搭起帐篷

“我当时看到囧鹏冲坠了,就立马收绳,屁股往下一蹲(沉),然后就瞬间制动住了!”小内杨着笑脸得意的说。不过事后回想,这种事还是比较冒险,下次还是应该找一个体重大些的给炯鹏做保护啊,或者给保护人打个副保确保安全。

  拉练是本次科考活动筹备中的一个重要环节。此前,科考队曾先后在海拔2420米的西灵山、海拔2882米的小五台进行了负重徒步穿越。科考队负责训练的副队长刘威表示:“拉练中艰苦的户外环境可以对队员们的体力、意志和胆识进行锻炼,同时也是对食宿、队医、交通、物资、摄影等各小组的实战演练,对他们筹备情况进行检验。”

此次中国人民大学登山队所选的顶端保护点为Pitch7,路线全长160米,其中pitch7难度为5.11a(数字越高,难度越大)。

训练时的绝对严肃,训练后的欢声笑语,我们是一群认真而有激情的青年人,我们将在这个暑期奔赴拉萨攀登海拔6536米的卡鲁雄二峰,顶礼我们心中“无上的女神”姜桑拉姆,实现我们的雪山梦想。预计前站于7月22号出发,大部队于7月26号出发。

前几人都很顺利,大号下来感慨道:“没爬过的时候不敢,爬过一次就觉得以后敢于尝试了!”的确,有顶端保护和无顶端保护的先锋攀,其最大区别在于攀登者的心理状态。前者因为有上方保护容易使人懈怠,而在第二次无顶端保护的时候反而更谨慎、更顺利。但是在训练的过程中顶端保护具有它的重要意义,处于安全的考虑训练过程仍然要一步一步慢慢来。

同样遭遇了冲坠的还有大家的老师炯鹏,不过他是在“大漠孤烟”瀑布旁给以前登山队的老队员打保护点的时候冲坠的,这段线路更难。当时给他打下端保护的是体重50公斤的小内,炯鹏80多公斤。两人的体重比很大。

正式上岩壁之前,队长嘻嘻先安排新队员利用公路旁边的保护桩进行过节点上升和下降的模拟训练。这项训练的难点在于主锁和上升器、下降器(八字或ATC)的重心交换。别看在平地上操作简单,在岩壁的重力作用下却很容易卡死,因此需要反复练习,成为下意识的动作,这样才能保证在雪山上真正发生危险时及时自救。

吃过午饭后,炯鹏催促大家进行第二轮先锋攀的训练,并提议每人尝试一次无顶端保护,也即真正意义上的先锋攀。大家多少有点儿害怕,这时候炯鹏一反之前的严肃,操着一口河南话鼓励大家:“来吧,宝贝儿,上吧!”

为了证明此话不假,阿娇果断在下午练习时候把自己挂在了下降的倒数第二个节点上。原因即是重力作用和绳子摩擦力过大,八字和主锁的重心难以交换,导致主锁解不下来。之前在接近垂直的斜坡上下降的时候还英姿勃发帅气纵横的阿娇,这一挂就怂了。在那里倒弄了十多分钟硬是没能把自己从节点上解救下来,最后队长嘻嘻从顶端下降到他的悬挂处帮他解了围。可见懂得理论是一回事,能否熟练有效的操作是另一回事,这是所有登山队员都应意识到从而谦虚练习的。

图片 13

“我左脚踏过去的时候,左腿支撑力度不够,手没抓稳,一下子就滑下来了。”但她在休息了十秒钟又坚定的重新开始往上爬,这一次平移的很顺利。

炯鹏先从基本的建立保护站的方式讲起。他一边讲解一边强调“理解”二字的重要性。炯鹏说:“无论是攀岩也好,攀冰也好,还是登一座雪山,中间都可能遇到你意想不到的问题,你要明确你的目的,理解操作的原理,而不仅仅是知道操作的方法,这样你才能随机应变,解决突发问题。”记者认为炯鹏的观点很有道理,去主动地思考,尝试着理解原理才能算是用心的学习,而只有用心对待登山,山才能接纳你。

图片 14

相对上升来说,下降可能问题多一点。

图片 15

所有人经过一轮的模拟,对小岩壁的情况有了一些了解。这个岩壁约20米、80度,前半段的路段相对容易攀登,凹槽较多;后半段凹槽少而且岩壁接近垂直,仅有一条裂缝,相对较难,攀登者必须将脚和手塞进裂缝才能抓牢。不仅如此,在这一段还必须要有足够的勇气和果断力,尽量快速通过,不能犹豫,否则容易发生冲坠。

“上升一般问题不大,倒是下降的时候经常有人把自己挂在了节点上下不去。”队长嘻嘻说。

图片 16

第一天所有队员都集中在大岩壁训练。新队员第一次攀岩,虽有不熟练之处,但也都尽力尝试。为了训练自己的攀岩技巧,力量较小的女生们也都尽量不借助上升器的外力,靠少量的岩点向上攀爬。在这个过程中许多队员都擦伤了手和腿,脚上也起了泡。尝试的过程有一定风险,小胖子时乐洋作为第一个攀爬大岩壁的新队员,途中发生了几次小幅度的冲坠,但因为保护措施规范而没有受伤。勇敢尝试和谨慎操作是每一个合格的登山队员应该具备的素质。与此同时,之前去过雪山的老队员也都认真的练习,复习动作以保证万无一失。

经过两天艰苦的训练,第二天收绳时已经接近7点,攀岩的强度不亚于一次长距离的负重拉练,坐到回程的车上大家已经疲惫不堪。来时师傅给大家放了久违的《还珠格格》,回去时大家还强烈要求继续看。在一片“师傅,上次看到第十四集了!”,“不对不对,应该从十六集开始!”,“太感谢师傅啦!”的吵闹中,在车窗外逐渐飘起的细雨里,我们回到了人大。

继而炯鹏为大家演示了无顶端保护的先锋攀。他虽然爬的很快,但每一步都经过仔细观察,所以落得很稳。其他队员没有过先锋攀的经验,所以炯鹏以保险起见,先在顶端打了保护站,让大家在有顶端保护的情况下模拟先锋攀。大家虽然一开始害怕,不断询问岩壁下的队友手点和脚点的地方,但终于都成功到顶。在顶端每个人反复练习打保护站的技术,最后双绳下降或者由打下方保护的队友放下来。

本文由十博bet体育发布于教育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人大西藏阿里科考队准备就绪,人大自游人协会登山技能培训队吹响集训集结号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