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年代的中专有多难考,感恩父亲

作者: 关于十博  发布:2019-10-24

@绿茶糖:考前晚上睡不着,于是抓起手机看小说,一看就看到2点多……

但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那年是“3+X”试行第一年,录取分数特别高。加上我发挥失常,分数差了十多分,与“北京”失之交臂。父亲最后只好以“旅游”的名义实现“去北京看看”的多年心愿、理想!

“从上世纪80年代建校至今,学校的历史起伏同社会大环境的变化有密切关系。80年代顶峰的时候我们能招收七八个班级,90年代以后,一般招收四五个班。这两年基本人人都有学上,还有的学生选择出国,招生不能与过去同日而语,今年招收了2个文科班、1个理科班,有一百三四十个学生。未来随着高考录取率的进一步提升和学生选择途径的增多,复读班的规模会有逐渐减少的趋势。”青岛振华学校副校长张志刚说,振华学校从1984年起开办全日制高考复读班,如今办学28年。

被中师“淘汰”下来,去高中学习的,基本上也是各所学校的佼佼者,跳出“农门”是当时农家孩子的最大愿望,“天资”和后天的勤奋是他们更加地努力。待高二(或高三)毕业后,参加完高考,大专录取后也有被中专录取的。我当时上的是农业高中,两个班130多人,达到高考分数线的只有2名,中专分数线的还是2名。而这些中师是非师范类的,多在农业学校深造,毕业后全分配对口的行业。1人现在还是厅级干部。

从1952年高考施行,到1965年废除,再到1977年恢复高考,62年间,高考这一词意义非凡,成为几代人的共同回忆。不同的群体、不同的时代对高考的记忆也大相径庭。你还记得“那些年”我们一起参加过的高考吗?

没想到我决定去读中专的时候,父亲却决定让我复读;现在想来,其实从一开始父亲从内心深处肯定是希望我继续考大学的。

记者在金榜补习学校见到18岁的小鹿,“我今年高考算正常发挥,400多分的成绩走个三本或者独立学院没问题,但是大学不是混文凭,不想花四年时间在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学校,很难想象这是一种什么感觉。未来还想继续考研深造,读一个好的本科,才能打好基础。”小鹿说,“班里考得不好的同学有走专科、独立学院的,有出国的,复读的很少。”

我是1981年初中毕业,考试科目为语文、数学、政治、物理、化学、英语(参考科目,不计入总分)。我们班为区(县以下管理机构)重点,学生基础好、老师水平高、班主任认真负责,全班64人,当年考取初中专12人,名列全县第一;我以4分之差上了高中,部分同学不上高中,继续奋斗初中专,经过补习,后又考取4人。

@小叛逆:回忆高考记得最后一门英语考试,没等打铃就把所有的文具全从窗外扔出去了。

转眼到了高三。父亲已想象我上了大学。经常和我说,“我想去北京看毛主席,看天安门,你就考北京的大学吧”!我当时成绩还可以,自己感觉考个大学应该不成问题,尽管对考北京的大学把握不大,但为了父亲这一心愿,我干脆豁出去了:所有志愿全部填报北京地区的大学。后面觉得最后那栏志愿空空的也不好,就随便报了个本地的中专院校。

“明天去浙江传媒学院(微博)报到。”谈起即将到来的大学生活,20岁的李仲难掩兴奋,回忆起9个月的复读生活,他说,这是自己20年人生里最难忘的一年。

随着时代的变迁,中专是那个时代成功的代名词,这样一点都不为过。

与众多90后不同的是出生于1991年的郝先生拥有两次高考经历,就是这两次高考经历让这个90后小伙更加成熟,面对困难时也愈加从容。“2008年我参加了高考,成绩公布后离我理想中的大学还有一点距离,在家人的鼓励下,我选择了孤身一人前往西安找回属于自己的那段奋斗青春—高四。”郝先生说,补习的那段日子,他每天早上6点准时起床,上学的路上一手拿着早点一手拿着英语单词,中午累的时候就趴在桌子上休息一会,晚上上自习到11点,就这样度过忙碌而充实的补习生活,2009年他如愿考上了自己喜欢的大学。

也许你会说,谁的父母与自己的高考没关系呢!是的,准确点,应该说我父亲的几次决定,直接决定我能不能读高中、能不能考大学!

爸爸觉得中国的高中太辛苦,BOB高三时就去了美国。一年后,BOB考上了芝加哥一所大学的航空工程专业,大二上学期,BOB休学回国复读。BOB说,美国的大学给他保留了学籍,他随时可以回去。

问:八十年代的中专有多难考?对此你怎么看?能比得上现在的一本院校吗?

“高考对于我来说,就是自己对自己的人生负责,做出选择,完成了自己的成人礼,这个过程很美好。”郝先生说,现在的大学,“考得上”不稀奇,“考得好”,选择一个适合自己的专业,找到一份满意的工作才是最重要的。

06

9月12日下午,五点半,某高考复读学校,读完下午的补习课程,BOB和伙伴们一起在走廊上打起乒乓球。

那时毕业生多、初中专招生少、录取率低,估计不会超过1%,难度肯定超越现在的一本院校,能够考取者绝对是尖子生。正是因为初中专拔了尖子,才给我等资质平庸者留下了日后进入重点大学的机会。当然,也有极个别天赋异禀、胸怀大志者第一志愿是重点高中。

共同的记忆:红牛、失忆、失眠、噩梦……

没多久,我又重新振作起来。征得父亲同意后,我报名了复读,假期就参加了补习。

今年快80岁的王立莉是振华学校的老校长,她亲历了高考复读28年的变化。

我是1986年考上大学的,但我佩服83年考上中师中专的,他们如果读高中,必然进入全国前30万,我只是 86年的高考前40万人左右而已,而且我是没有考上中师中专才读高中的。

80后:黑色六月可以有很多路选择

那晚上我失眠了。但并不难过,虽然知道这一去,也许就真的与“大学”无缘了,但我不能再辜负父亲的希望,读中专早点出来工作也许是好事。那晚,我一个最要好的一起从初中到高中形影不离的同学、老乡,知道第二天我就要离开他,很难过,直接痛哭了起来。为不影响隔壁睡觉的父亲,尽量压低声音哭,但很悲痛,好像要永别的样子,怎么也止不住。我反过来还努力去安慰他。

近日,山东省教育厅下达通知:从今年秋季起,山东现有的93所公办高考补习学校全部退出补习市场。据记者了解,由于生源减少,民办高考补习学校也纷纷开始转型。

在八十年代有初中毕业参加中师考试和高中毕业通过高考考取中专的经历。那个时候学子们真够拼的,但被录取者却廖廖无几。怎一个难字了得!

90后:不仅要考上,还要选好专业

我很幸运,中考后顺利进入了市重点中学免费就读。父亲很高兴,好像已看到了我考上大学甚至是名牌大学的希望。常说“这么好的条件,要考个大学哈”。

图片 1高考(微博)复读,30年也发生了巨变

我是92年中考,上的中专,当年我们乡只考了两个,那年还算多的了,我们学校是农村县重点中学,初中两个班,120人,从8个乡镇小学招,人口应该有15万左右,,那年中考共考了26人,是全县第一,乡镇中学应该就是O蛋了,要有也就是一两个冒名的复读生。真的很难考,而且当时有加分政策,教师子女按父母工龄一年加一分,一加就是几十分!部分没考上中专的,上了高中,大多上了大学!很显然,当时中专比现在的985,211难考!但话说回来,我们上中专,真没学到什么,包分配,六十分万岁,水平太多数连高中生都不如!真是浪费了,可现在看来我们这代中专生的子女绝大多读书真的是可以的,寄希望与他们了,为我们这失落的一批人挣脸了!

他表示,人生有很多路口可以选择,唯独没退路,既然选择了,就要有走到底的勇气,想想自己在高考时付出的努力,现在有什么理由让自己曾经付出的努力一文不值?我们回不到那个埋头苦读、挥汗如雨的黑色六月了,可我们不能忘记那个时候的理想,我们要带着理想前行!

05

振华学校是高考复读兴衰的一个见证。也许许多经历过高考复读的人对于“复读”两个字都还会有刻骨铭心的记忆吧

80年代的大学生水平必然比同期中专毕业的知识水平高,发展空间更广阔。尽管80年代是二流水平的学生读高中考大学,但是通过高中读书,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全国大学每年录取50~60万人。大学的课程设置档次比中专设置高了一个档次。

扫码关注高考家长圈送大礼!

您在天堂还好吗?!

“80年代,中专文凭都很吃香,高考真正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只有少数几所好学校的尖子生才能一次性成功。很多平时成绩很好的学生因为考场失误落榜,他们继续复读的愿望非常强烈,但社会上却极少有正规的复读班。基于这一社会需求,1983年底,台东区政协和十九中合办了振华业校,有中专班、大专班、高考复读班等等,当时的师资来自十九中和一些资历老的退休教师。”王立莉说,“最早那一届,我们招收了七八个复读班三百多人,天天晚上学校里灯火通明。”

我记得二哥在那个时候考了三四次,就是只想考上县师范学校,有个“商品粮”的户口。在那个物质比较贫乏的时期,父母为了供应二哥考学,真的倾其所有,母亲天天炸油货,每天能挣十块八块钱第二天立即让姐姐拿去给二哥当伙食费,后来二哥考上了,轰动了整个村庄。就在接到师范学校通知书的那天晚上,一向坚强的爸爸激动的流下了我记忆中第一滴眼泪。因为二哥的“成功”,我贫苦家庭在整个村的地位陡然上升了不少。

去年刚刚参加高考的小刘称,她的高考记忆最深的便是各种大大小小的考试和挑花眼的大学专业。“那时候我人生唯一的目标就是迎接高考,每天6:00起床开始学习,一直到晚上10:00,每天不是学习就是考试。”小刘说,高考结束后她就开始了解各种热门专业,本来计划报财会类专业,但是网上“财会工作不好找,10个毕业生就有9个会计”等评论让她打了“退堂鼓”,但是她又不甘心放弃,所以思索再三,报考了财务管理。

父亲问我怎么办,我很干脆、坚决回答:“办好了,我就去读!”

生于1978年的马先生是一所高考辅导学校的校长,他也曾是一名高考复读生。

80年代考中专的难度不亚于今天考985大学的难度,但是中专因为课程设置和今天中专课程设置差不多,毕业后的水平也就是高中水平。单从文化水平来看,比现在的三本也不如。

“对于我来说,2010年夏天的高考,最难熬的并非大战前几个月的挑灯夜读,而是考完等待成绩公布的那段日子。因为当年高考采取的是成绩出来后填写志愿,所以最后一科考结束后就打着估成绩的幌子,跟着好朋友去网吧熬个通宵。紧张、易混淆等使得预估成绩存在着不确定因素,既希望成绩早点公布,却又因为心里没底反而害怕,一天、两天……就这样在家里坐立不安的等待着。”市民王先生说,成绩公布后,他如愿考上了大学,思索再三根据自己的爱好和就业方面的考虑选择了新闻专业。

有时命运像是和我开玩笑。当我正在拚命补习,做好第二年冲刺的时候,消息传来:我无意报考的那所中专学校录取了我。父亲最初答应我继续复读。但没过多久,有一天父亲和一个亲戚不远几百里,来到了我们学校,来到了我和两个同学租住的小房子。

“去年高考考得不好,面临着读专科、出国和复读三条路,我选择了复读。”转变是从决定走艺考之路开始的。“高三上学期,国内一家艺术院校来学校做宣讲,校方老师说我的先天条件比较好,适合考播音主持专业,但是当时父母不同意考艺考。这次复读,我和家里达成了共识,走艺术理科这条路。去年冬天去几所高校考试,考得挺好,看到了方向,心里有了动力。”李仲说,“艺考,自己一个人在外面考试,各种滋味很是难忘,最大的收获是,我懂得了如何为达成一个目标拼尽全力去奋斗。”(记者:何俊)

学历是在教育机构接受科学、文化知识训的学习经历,但是从目前知识现状和文化水平,80年代的中师就是现在的三本水准,就是高中阶段的中专,也绝不至于一本。

@宁静:查分的时候,爹妈都守在旁边,我打电话,输考号,回头看到老妈眼睛盯着电视,眼神直勾勾地,根本没看进去。后来我听着电话里那个女人念分数,回头一看吓了一跳,原来老妈跑到我身后去了,我根本就没注意。听完分数,妈回了魂儿,对我说,请你吃串儿去!

刚开始我以为他是特意来看我,为我来年再战加气、加油!后来才知道,在好多亲戚、朋友“财会专业很好”的劝导下,父亲悄悄办好了我所有入学手续,准备明天就上省城贵阳报到的。

“我是1996年参加高考的,结果考上了专科。那时大专文凭的含金量很高,找工作也容易,但是凭着一股倔劲儿,我还是选择了复读。当时爸爸为了给我找复读班费了很多心,后来得知一个同事的老师在位于郊区农村的家里办了一个班,带着我去报名。一开始不收我,因为家里已经有六七个学生,坐不下人了。后来爸爸一再请求,才收了我。当时一个小时收费三四十块钱,很贵,家里省吃俭用让我复读了半年,终于考上了一所比较理想的本科院校。”马先生说,“在乡下学习很吃苦,一是全封闭式的,每天都在学习。二是老师的口音重,理解起来很费事,此外饮食卫生也很不习惯……现在回想起来,那一年的奋斗和努力值得了。”马先生回忆说,“上世纪90年代后期,同学们读大学的欲望特别强烈,参加完高考都会急着打听复读班的情况。由于录取率不高,复读的学生很多,很多人会复读几年。那时候本科不分一本二本,但是有好大学和差大学之分,于是,没考上大学的复读为了上大学,考上专科的复读为了读本科,考上本科的因为专业不好而复读……”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等专业学校分为初中专与高中专,分别招收初中毕业生、高中毕业生以及同等学历的学生。记得初中专是各地、市分别招生,参与西安市初中专招生的学校有市属航空学校、师范学校、农业学校、纺织学校、卫生学校等;高中专是省内统一招生,与高考结合在一起,实行“一条龙”,即一次高考,录取顺序为先大学,再大专,后中专,参与陕西省高中专招生的学校有省市属警察学校、旅游学校、商业学校、银行学校等。

@木瓜宴:记得当时很兴奋,三个晚上都没睡好,高考的孩子伤不起啊!

您知道我在想您吗?

分享到: 微博推荐

八十年代的中专生,今年五十有二。唏嘘当年苦读岁月,至今记忆尤新。

@爱啦多梦:越是接近高考,班上越是玩得疯。进考场前还聚集一起聊天开玩笑。第一科语文考试结束后,同学问,你作文写了个啥!我顿时相当郁闷!因为我记不得作文题了!

01

今日复读生速写:留美大学生回国来复读

不过,那个时候的中师中专的课程安排,也就相当于高中的课程安排,一个中师生毕业,如果考大学的话,是考不上的(一般也没有允许考大学全日制大学)。

“可惜我当年的高考成绩不太理想,再加上家里经济条件也不好,我就放弃了补习一年的想法。”周女士说。当年跟她高考成绩一样的同学补习了一年后大部分都成功考上了大学,也分配了工作。所以每当提起当年的高考,对于她来说都是一件无可挽回的憾事。

一年一度的高考又如期而至。

2000年代:复读群体多元化

是不是有点高抬自爱了。想想不应该不对呀!

再过二十多天又是高考[微博]了,对于考生们来说,这是一次检验他们多年来学习成果的时刻,而对于更多人来说,高考充满回忆,满满的都是一代人的记忆。

03

1990年代:去乡下复读吃苦去

本人是1985考上的大专,回忆一下分数也不高,一个县中学,大专以上的也就二十来人吧,但,整个班几乎都可以上中专以上,我们一个班50来人,十多人都没去读,再补习再考,最多的一个同学参加了四次高考。现在回头看看自己的大专母校,也只是二本大学,感觉也差不多,当然,当时学校少,招的少,考上确实比现在难多了!当时城镇户口的学生读书压力也远远小于当今,现在的孩子读书比我们辛苦多了,压力也大多了,但还是非常难考上个理想的大学,考上了又如何呢?我到希望能让孩子像我们的童年一样无忧无虑,自由快乐。

  • 迎新生 | 军训女神 最美女教官(图) 中国最牛开学礼
  • 新高招 | 211大学招生存性别限制 名牌大学扩招
  • 家长圈 | 家长课堂:高中生为什么和父母难以沟通
  • 微问答 | 89期:高三生怎样才能尽快进入角色?
  • 志愿通 | 院校库 | 知分选大学 | 专业测评
  • 2015五星金牌教师评选启动 报名表
  • 测评在线教育产品送手机话费 有奖征集产品

当时好多人说读师范好,当老师好,父亲也有这想法,但填报志愿时却让我自己选择。我就没报师范,只报了几所好的中专院校。其实当时就有只读高中的想法,只是没明说。果然当年中考成绩,我超出了师范分数线几十分。如果当时报考师范,与后面的高考就无缘了。

为当主持人复读

本人1981年参加高考。当时规定先要通过预考才有资格高考。记得预考后返校,我班50多人剩10来个同学上课。老师非常敬业,晚上还组织学习。高考成绩出来,我班共三人考上学校,我也名列其中。后来才知道,当年长沙市考生高考录取率为百分之二点四。即一百个考生有二点四个招录指标。校长说这是预考后的录取率。如果真是这样,考虑到预考刷掉了百分之五十的考生,长沙市1981年本科、大专、中专的实际录取率为考生总数的百分之一点二。即一百个学生中有一点二个能继续学习深造。我不太清楚现在一类大学的录取率。如高之,则当年高考中榜者皆可入学。如低之,则一类大学的生源质量确实优秀。

1988年出生的张先生,是2008年参加高考的,不知不觉7年已经过去了,转眼已经工作了3年。“每年高考时,我的记忆就被再次唤起,虽然那时的记忆不能说清晰,但高考作文却记忆犹新,给我的印象很深刻,作文材料就是汶川地震。”张先生说。

今天,也就是我24年前参加高考的那一天,您听到我对您的深深的想念了吗?我为您当年一直坚持让我考大学感到无比的感恩,您也会为您坚持不懈的决定感到自豪、欣慰!

市民李女士回忆说,她1979年参加高考,到1983年才考上一所名牌大学,复读了三年,考了四次。中间有考上中专和大专的,但她都没有去,“那时,大本升学率大约在3%左右。不是成绩很拔尖、家境不错的学生是不敢选择复读的。”

当年求学有三难。

那个时候,高考就是决定命运的关键,都觉得如果高考考不好,这一辈子就都完了。因此,为了梦想,所有的汗水与泪水都与这两个字息息相关,父母的焦虑加上自己的紧张,都在那个时候积攒到了极致,充满了酸甜苦辣。“当时,为了能考上大学,自己起早贪黑,没日没夜复习功课,但唯一遗憾的是没能将英语成绩提升上去,高考考了30多分,导致自己最终无缘本科大学。”张先生说,现在回想起来,或多或少有点遗憾,但人生不是倒叙的文章,只好硬着头皮往下走,在今后的生活当中来弥补遗憾。

每年的高考时节,我总回忆、回味我当年一波三折的高考,想起一直默默支持我圆上大学梦的父亲,……可惜,敬爱的父亲已离我而去17年了!

BOB说,他小学在私立学校就读,初中读的是艺术,高一高二也没怎么奋斗过,“我怕将来回忆起这样的青春我会后悔……听身边很多留学(微博)的中国学生说,在国内读高三和参加高考是一种难得的经历和体验。所以就回来了,将来想读艺术品鉴赏专业。”

十多年以后,我也考上了一所二本院校,显然没有当时二哥那样的风光。当然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特点。

60、70后:考上大学是一种荣耀

每年这时候,我常想起我24年前的高考,想起与我的高考密切相关的父亲!

1980年代:复读的都是尖子生

图片 2

对于已经过去30多年的那场高考记忆,市民周女士每每提起都感到特别遗憾:“我高考那时候,国家刚恢复高考,考大学是班级里所有同学的目标,而且很多人都会考好几次,可惜我只考了一次就放弃了。”市民周女士说,当年的大学不好考,能考上就是一种荣耀,一家如果能出个大学生那是不得了的事情。

说起父亲对我后来能读大学的影响,应该得从小学说起。这似乎有点远,但实际上很近。

“很ENJOY这种环境,每天和‘战友们’一起学习、吃饭、打球,特别开心。每天进步一点点,考取一所不错的大学,享受这一年的奋斗过程,这就是我从美国休学回国参加复读的目的。”

我是1979年高中毕业参加中专考试,因物理得了30几分而名落孙山。然后恶补物理第二年考了93 分而上线,考入省金融中专。学校每个月发12元伙食费差不多够吃了,二年后分配工作月薪34.5元,每月购买国库券5元,算是支持国家建设出力。那时自行车是凤凰永久飞花等品牌,大概150元一辆,相当于现在的月薪与汽车价格比。文革十年导致许多商品短缺凭票供应,80年代后期通货膨胀,生活虽然艰苦,但随着国家改革开放经济加快发展,日子开始过得越来越好。

@Smile:回想起2年前的高考,隐隐作痛,因为我数学的最后一道题没有做到,看都没有看到,真的是悲哀,我辜负了出题人员,也辜负了爸爸妈妈。(华商记者 王佳 张云飞)

第二天,我们一早就起来,给父亲煮早餐,准备收拾行李。这时父亲突然说:“昨晚你们说的话我都听到了,你同学舍不得你哭得很伤心我也听到了……你复读吧!……我明天就回老家去,今年再考一次大学”。

“现在的复读生和过去相比有很大的变化。这几年高考录取率的大幅提升,普文普理的考生来复读的很少了,更多是文化课成绩不太好的艺考生来复读。过去的复读生是为了考一个大学,而现在的复读生更多是为了考一个更好的本科,然后继续深造考研(微博)究生,毕竟现在本科生就业没有太多优势。他们一般都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该干什么,学习非常刻苦。”青岛金榜学校的马老师告诉记者。

至于大中专,是高中毕业通过高考通取的。当时的高考很严格,高中毕业不能直接参加高考,要由省里给各地市下达高考指标,各地市组织“预选”考试,“预选”通过才有资格参加高考,“预选”通过率大的在50%左右(年代久远,具有比例记不清了)。当时的高考录取率很低,预选后,高考录取率大约为百分之二十几(含本科、大专、中专)。加上预选,总录取率大约为百分之十几。要论难度,当时没有一、二、三本之说,只有本科、大专、中专三个层次,当时的本科(录取量很少)基本相当于现在的985或211,当时的大专基本相当于211或普通一本,当时的中专基本相当于现在的普通一本或二本。

图片 3

我读6年级的时候,才大我4岁的哥哥已考上了大学,成为村里第一个大学生。在我们村小学当教师的父亲,虽然经常很少直接辅导我,但不经意间常对我念叨:“要向你哥学习,以后也读大学”。正是这一句经常的唠叨,让我对“大学”这一模糊的概念有了初步的直观的认识。每次他一说,我都会“好,好,好”的回答,这应付式的勉强回答,其实从小就种下了我“要读大学”的心愿。

小中专是初中生中的佼佼者。当初高中阶段教育尚不普及,初中毕业能考上中专和高中的寥寥无几,绝大多数初中毕业后就不上学了。能考小中专的,基本上相当于现在重点高中的重点班的水平。

1983年出生的赵先生,以艺术类考生参加了2004年高考,然后考上了一所江西大专院校。“当时,我考了400多分,只因专业成绩未考好,遗憾落选本科院校。”赵先生说,高考对于他来说,只是一场很平淡的考试,因为他平时对学习也不感兴趣,经常和同学们踢球,有时彻夜看球赛,现如今家里还放着上学时买的球衣。

那时我内心无比愧疚、悔恨、痛苦。父亲却只淡淡地说,“明年再努力吧”!

八七年初中毕业,当时班主任让报小师范,不干。中专也没报,报的重点高中,没考上,分够卫校,后悔了一假期,之后上了普高,三年后1991年考上省属大专。记得那时候的升学率是三分之一吧,理科472分,差11分上本科。到了2018年,帮儿子找我当年的物理老师指点指点,老师说,你别看不起你妈,要搁现在,你妈是一本~~~呵呵

本文由十博bet体育发布于关于十博,转载请注明出处:八十年代的中专有多难考,感恩父亲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