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成住户陪考,长沙高考陪读大军涌现

作者: 关于十博  发布:2019-11-03

图片 1

图片 22011年8月29日,西安,民航小区所在的白庙路口张贴着出租信息,电话号码条被取走的不少。 该小区与西安名校西工大附中仅一路之隔,小区里三分之一是陪读户。CFP供图(资料图片)图片 3 每天,姜枫从这里爬上5楼陪女儿读书。李斌摄

新学期即将开始,为了让孩子节省一切时间学习,西安的不少家长演绎现代版“孟母三迁”——在学校附近租房陪读,照顾孩子的生活起居。

图片 4 分数高低都要重视志愿填报 各高校2015录取数据

你最适合报考哪些专业?

再过几天,当儿子从高考[微博]考场里走出,李晓琳持续一年的陪读生活将宣告结束。她将回到自己熟悉的课堂里,继续中学英语教师和班主任的事业。李晓琳是湖南衡阳人,如今,每天在长沙的出租屋里为儿子精心烹制各种营养丰富、可口的食物。她的儿子是南雅中学的高三学生。

  记者调查

志愿讲堂
讲座回放|志愿填报让分数升值 上啥大学易当财经大咖

高考官方微博

几十名陪读者,包括那些年迈的爷爷奶奶或外公外婆,聚集在一栋距离南雅中学只有几百米的白色楼房里。每到中午,楼道里便飘荡着各种菜香。

“名校”附近一房难求

讲座回放|平行志愿规避风险 如何根据模考成绩报志愿

  • 冲刺:2013高考各科预测试题 历年高考满分作文
  • 策划:高校招生咨询会 热门专业大学生微博答疑
  • 排行:中国大学排行榜前350名 中国一流大学名单

作为一名有20年教龄的老师,李晓琳声称自己从未请过长假,但去年,她向学校告假一年。“我一定要陪着儿子走完高三。不管他考得怎样,至少我不会后悔。”她说,“我很紧张。”这些天,她有时会失眠。

“本人因9月份孩子上学,诚心求租(购)××小学附近单元房一套,希望小区

高校录取可能性查询>>

她租住的是一套大约40平方米的房子,有一台14英寸的二手电视机和一台小冰箱,每月租金700元。不久之后,它将迎来新的房客,湖南新邵县的一位女士早在几个月前就预定了这套房。她的儿子正在南雅中学读高二。该校依托百年名校雅礼中学创办,在2011年的高考中,有8人被北大、清华[微博]和香港中文大学[微博]录取。而雅礼中学在这一年,则占据了北大清华的44个录取名额(不含保送生)。

环境好一点。急急急!”7月底开始,西安市友谊西路西段、大学南路一些社区的公告栏和小区门口,这样为孩子上学而求租房子的广告就没断过。

录取数据
9个金牌专业遭遇就业难 院校总校分校怎样区分?

  • 专业开设院校查询 高校历年录取分数线查询
  • 同分/同位次考生去向 根据分数/位次选学校
  • 高校招生专业名单查询 各地历年录取分数线

“许多家长[微博]都想把孩子送到长沙读书。”湖南某县一中一位不愿具名的校长说,他的学校每年中考[微博]招生的前50名,大都流失去了200多公里外的省会中学。家长们随着孩子们流动,催生了一支支壮观的陪读队伍。

记者拨通了一则求租广告上的号码,电话里一位姓王的女士说:孩子将上一家有名的附小,虽然自家有140平米的大房子,但在灞桥离学校太远了。为给孩子省出学习时间,她和丈夫便想在学校附近租一套或者买一套房。“广告贴出去半个月了,一直没回应”,王女士说,学校附近的房屋中介她都走遍了,得到的答复都是离学校较近的房子都租出去了,而且租金都挺高。

测试:你适合学什么专业? 高考同分考生去向查询

陪读之后,她与儿子升为整个家族的“国宝”

在长沙市“四大名校”(湖南师大附中、雅礼中学、长郡中学和长沙市一中)及其创办的多所中学的周围,房屋出租生意火爆。距离湖南师大附中不远的学堂坡社区,有15栋旧的教职工宿舍,大部分被陪读人员占据。一些房东把堆满杂物的地下室清空,再配上洗手间,就租了出去。

8月1日,记者在白庙村、沙井村、青龙小区等附近有知名中小学的地方走访时也发现,许多小区的院门口都贴着这种为孩子上学而求租房子的广告。

图片 55月27日,成都某中学外的小区门口,刚刚放学的学生进入小区。图片 6成都某中学外的小区内,一家长用中午空闲时间给住在这里的孩子买菜做饭。

本报记者颜宇东实习生赵丹长沙报道

一个班50多名学生,有20多人来自省会以外的县市

陪读花销

教育专家:陪考或加大孩子压力,家长(微博)应把握好度

与长沙香樟东路南雅中学一墙之隔的小区,一支“陪读大军”驻扎在这里,他们白天买菜、做饭,忙各种家务,闲暇时间里在楼下的坪里嘻嘻哈哈碰面,聊天或者打打牌,盼孩子下课回家。入夜的时候,他们从坪里集体消失,藏匿进租住的小屋里,照顾着自己的孩子。

李晓琳的儿子和5名初中同学选择到长沙读高中,此前3年,他是母亲班上的学生。在他高中的前两年里,母亲每月只能从老家去一次长沙。她还不能把更多的时间花在孩子身上。

每个月最少需要2000元

我关注

这一切或许将在6月高考[微博]后暂时结束,走一拨,再新来一拨。

李晓琳陪读的主要任务是照顾儿子的生活,安抚他的情绪。她表扬自己:这个任务完成得还不错。

“60多平米的房子,租金要1100元,就这还是朋友介绍的。”10日上午10时,边给新租的住房里添置家具,赵先生边“诉苦”。他说自己在西门附近有一套110平米的三居室,因为7岁的儿子今年要在电子城一所著名小学上学,才租下了这间房。原想将西门的房子租出去冲抵房租,但考虑周末和假期孩子没有地方去,还是决定空下来。“租房陪读的目的其实就是为让孩子多睡半小时,吃上可口的饭菜。”10日下午2时,西安南二环青龙小区租住户段女士说。她算了一笔账,现在租住的50多平方米房子租金为900元,再加上为保证女儿的营养,每天采购的新鲜食材、订的鲜奶等,一个月下来至少需要2000元,但为女儿明年能考上重点大学,花多少她都认了。

还有几天就高考(微博)了。我是一位在成都租房陪读的家长,内心压力非常大!我害怕自己不小心把紧张情绪传递给了孩子,我应该怎么做才好?

岳阳来的杨女士是“陪读大军”中的一员。5月28日清晨,她没有到小区的坪里去集结,独自一人搭公交车抄韶山路去了一家星级酒店订房,高考期间她的孩子将入住这家酒店。前一天晚上,孩子在书房里告诉她,很多考生家长[微博]已经在地质中学附近酒店订了房,“还不快点,就没了”。

在远离老家的出租屋里,李晓琳与儿子发生过两次冲突。一次是她无意中发现儿子用MP4看小说,“非常生气”,朝他的背部重重地拍了一巴掌。这一掌结束了李老师4年没有打过儿子的历史。17岁的儿子身高1.8米,比母亲高得多,但这个小伙子忍不住哭了。“既然你这样,就别读了,把东西收好,回老家去。”母亲厉声斥责儿子。“不读就不读!”这是孩子执拗的回答。母亲针锋相对:“你自己想好,明天清早我们就回家。”

陪读生活

5月30日,距离今年的高考,还有8天时间。

小屋里飘出蚝油、料酒的香

儿子一天没有吃饭。次日,这个“从不主动认错的孩子”弯腰哄着母亲:老妈,你别生气了,你一生气,就不漂亮了。李晓琳感慨道:“我觉得孩子长大了,此后,他学习的自觉性也更强了。”

一睁开眼就围着孩子转

41岁的老张,趁着中午休息时间,在超市买了点新鲜蔬菜和一小袋瘦肉,给念高三的儿子准备午饭。门卫核实情况后,老张快步走进成都市青羊区文庙前街一处小区。这样的生活,老张已陪儿子经历了近一年。

在长沙,杨女士目前住的是第三套房子,60多个平方米,她一间,儿子一间,客厅、厨房、洗手间母子共用。

但不久后,她未经儿子同意,擅自买回一大堆高考辅导资料,激怒了他。“我要把这些资料都扔了。”儿子咆哮着,眼珠突起,一脸愤怒。李老师这才意识到,自己在无形中增加了孩子的压力。她连忙把那些资料塞进了书柜,小心翼翼地说:“把这些送给别人也可以。”

今年37岁的杨女士原是西安高新区一外企人事主管,辞职租房陪女儿读书已有三年了。她说:“女儿开学就上高三了,刚开始陪读女儿上初三,是为让她考个好高中,现在陪读是为保障进大学。”

连日来,华西都市报记者走访成都多所高中,如张先生这样“陪读”的家长,不在少数。他们每年花费数万元,在学校周边租房监督、照顾即将高考的孩子,有的小区甚至三分之二的住房都被学生租走。这使得学校周边的居民房、酒店的价格水涨船高,有的老旧小区70平米房,每月租金近3000元。

每天清晨6时20分起,厨房里便会飘出面汤香味,她已经在为儿子准备早餐。对于“陪读大军”而言,一天的生活基本上都是从这个时间开始的。20分钟左右,早餐烧熟,端上桌。大约7点钟前,孩子吃完早餐出门去学校。陪读家长们合上门,拖地、洗衣服、用餐。

在儿子现在的班级里,50多名学生中,有20多人来自长沙以外的县市。“来长沙读书的选择是对的,他在这里积累的人脉资源和开阔的心胸,对他以后的发展会有好处。”李老师强调说,“这里将来有出息的人更多一些。”

每天早上女儿还没有起床,陈女士就起来给她做早餐,饭菜弄得差不多了再叫女儿起来吃。女儿出门上学了,她又开始出门买菜,给女儿准备午饭、煲汤,女儿的每顿饭菜都是最新鲜的。晚自习后,她到学校门口将女儿接回家,就坐在房中看着时间,准备着给女儿做宵夜,直到看着女儿睡下,她一天的“工作”才算完成。

走俏

“清晨各家各户都关着门,有饭菜香味飘出的屋里,住的基本上是陪读的”,杨女士在厨房里,兴致来了也会透过这些香味去感受其他住户家锅碗瓢盆的那份热闹。有趣的是,这些陪读家长头一天在楼下讨论的菜,在第二天就有人按照方法做了,菜特有的香味可以为证。

她的陪读生活显得轻松而快乐,“比在学校上课舒服多了”。她每天大都这样度过:6点起床做早饭,6点20分左右叫醒儿子。8点之后,是买菜、做家务、看书、看电视和散步的时间。下午,她会去陪读的老乡那里串串门,为孩子准备好晚饭,然后等着他在晚上10点半左右回家。

“再有三年这个苦差事就结束了”,从东郊搬到白庙村的一家面馆老板江枫异常高兴,据他讲,他在西安打工有好几个年头了,女儿比较争气,今年考上了附近的重点中学。从女儿上学开始,为了让她上学方便,这已是他第三次“迁店”。

“高考小区”超60%住户是学生

杨女士来长沙陪读已经三年。她在岳阳时也是家里的主厨,咸淡控制自如。近几个月其他陪读家长教她做黑豆炖猪肚,让她菜里多放蚝油,菜就鲜味足了。她一一照做。

“有老乡在,日子一点也不枯燥,还感觉过得蛮快。”李晓琳说,他们是志同道合者。几个老乡,有地税局的干部、家庭主妇和公司的老总。“他们都把自己的工作放下来陪孩子读书,担心错过孩子的关键时期,遗憾终生”。

学生说法

30日中午12点过,随着下课铃声响起,成都多所中学的高中生陆续走出教室,有的径直赶往食堂,有的则离校出门吃饭。

家务忙完,杨女士会去买菜。这个时候,她会在小区的坪里碰到“陪读大军”的成员们。买什么菜、孩子学习情况、租房信息,这都是他们的话题。他们在那块坪里叽叽喳喳,有时候打一下扑克,或者互相推荐影碟和书,书包括被坊间誉为陪读家长手册的《学习哪有那么难》。

家长对优质教育资源的渴望,以“陪读大军”的形式体现出来

父母不在身边也会好好读

17岁的小肖,就读于青羊区文庙前街旁的石室中学,今年念高三的他,即将参加高考。如往日一样,为了赶时间复习,他与两位同学一路,小跑进离校20多米远的一小区。

“陪读,无非就是把家从一个地方搬到了另一个地方,每天的生活其实挺简单的”,杨女士说自己属于那种性格开朗的人,“也许有人觉得苦”。

“陪读很花钱,但选择了这条路,就不想钱的事。”李晓琳说,“没钱或没时间的就陪高三,有钱的就从初一或高一开始陪读。”姜枫属于后者。她曾经是湖南省邵阳县一名成功的服装专卖店老板。再往前,她是一家裁缝店的学徒和因家境贫穷而在初中辍学的农家女。2009年起,姜枫的身份转变为全心全意在长沙陪女儿读书的母亲。

10日下午3时,在青龙小区一出租屋内,上高二的方同学正在打扫卫生,从他上初中开始,他们家已在此租住4年。“其实我自己能学好,家里人实在没必要陪读”,方同学说:“父母工作养家已经很辛苦,现在跟着陪读又费钱又劳累,还让我觉得很烦躁很不自在,但又不忍心跟他们说。现在每天都担心,万一哪次考不好对不起他们这样的付出,心理压力大得很。”“家搬到学校跟前真不好,放学回家晚5分钟,都要挨妈妈说。”上小学六年级的晓婷说,她刚考上大学南路这所重点小学时,还照顾不了自己,觉得父母把家搬到学校跟前挺好的。现在长大了,觉得越来越没自由了。

一年前,为了让他抓紧时间复习,父母在这里为他租了一间房。每天的早中晚三餐,他都会回出租屋吃饭,而在这个时间点,家长也会为他做好饭菜。

当年,杨女士的儿子因成绩优异,被南雅录取。因为儿子容易感冒,她决定放弃工作,来长沙照顾孩子的生活起居。

“钱不是最重要的东西,女儿的成长最重要。”她微笑着说。不过,如果没有钱,她的女儿张岩只能在老家那所破败的村小开始读书生涯,而没有机会从邵阳市区最好的小学走进长沙两所名校。

专家观点

“我们班有5个同学住在同一小区。”小肖说,现在高三有14个班,每个班人数在50人左右,而像他这样出来租房的,“每个班有2到3成左右。”

除了孩子及其同学,不给其他人开门

她“受到朋友的启发和震撼”,便想办法把读二年级的女儿从邵阳县城的学校转到了市区的资江小学。那个朋友的孩子从这里毕业后,考上了长沙的南雅中学。

决定“陪读”前先考虑利弊

一小区门卫则表示,小区里有90多户居民,如今60多户都是高中生和陪考家长。“这里离学校很近,而且环境格外清净,房屋只限出租给学生,没有外来闲杂人员,所以特别受欢迎。”

“陪读大军”的热闹在下午4点钟左右降低分贝。他们都必须在这个时候回到租住的那几十个平方米的房子里,将白天买的菜煮出花样来。这个时候开始,关门闭户。

姜枫有一年没去照看生意,在市区陪着孩子。第一个学期,那些年幼的城里孩子甚至都不愿意和张岩说话,她只能与另外3名来自县里的学生玩到一起。张岩用学习成绩获得了大家的认可,这时,她的妈妈才放心地开始奔波:每天早上回到县城经营店铺,晚上10点半左右赶回市区的出租屋里。孩子早已睡着了。她气喘吁吁爬上7楼,还没缓过劲来,就开始检查孩子的作业,她会把做错的地方标记出来,在第二天一大早为女儿讲解。

陕西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胡春明表示,家长“陪读”现象反映出很多家长对孩子读书到底为什么不很清楚。

门卫说,学生大多高二就会入住,等到高三毕业后才会搬走,有的学生担心租不到房,或者想提前适应,甚至高一就搬进来了。”

杨女士最反感晚上有人敲门。每次门“咚咚”响,她就凑到猫眼去看,有小区物管,有想租房的,有陪读家长想来串门的。她从不开门。

姜枫有一群富裕起来的朋友,他们都把孩子送到了长沙的中学里。这为姜枫确定了奋斗目标:让孩子去长沙读初中。

他说,孩子学习成绩的好坏最终取决于其努力程度、心理素质、意志力等,因此,家长要做的应该是配合老师激发孩子的学习兴趣,让他们产生内在动力。陪读实质上束缚了孩子的自主能力和群体的适应能力,让孩子从小产生了依赖心理。孩子长大一点,还会对父母陪读有逆反心理。

  陪读

“我不知道其他陪读家长是否允许屋里来访客,反正我从不开门”,杨女士觉得,这个空间对于孩子太重要了,“家里进个人,孩子就会去关注这人是谁,来做什么事情”。

家长们对优质教育资源的渴望,以“陪读大军”的形式,生动地体现了出来。在许多县城学校周围,聚集着一大群从乡下来的家长。而县城和市区的一些父母,则不约而同汇聚在了省城的重点中学附近。

他建议,家长在决定“陪读”前,要先考虑利弊,跟风“陪读”不可取。本报记者 陈思存 实习生 杨阳

花2万租房家长每天做营养午餐

有一类人在受欢迎之列——儿子的同学。儿子偶尔会带同学到家里来吃饭,杨女士做拿手菜炖羊肉、煎鳊鱼款待他们。有一次,儿子突然带了9个同学造访,她做了一大桌子菜,洗了一大堆碗,后来向儿子求饶,“下次提前打招呼哦”。

张岩如愿考上了长沙麓山国际实验学校,这是名校长郡中学集团创办的。长郡中学在2011年的高考中,有45人被清华大学[微博]和北京大学[微博]录取(不含保送生),有412名学生的成绩超过了600分,还有49人被国外大学录取。张岩后来又给了母亲一个大惊喜:她顺利考上了长郡中学。

每天上下学时间,往前推上半小时左右,小区还有一波进门“高峰”。

自从陪读之后,她与儿子上升为整个家族的“国宝”——陪读的和读书的都“肩负”着高考的使命。亲朋好友想送好吃的、好用的来“劳军”,都被杨女士谢绝,“亲人碰面,也许好心跟孩子说一句话,会被孩子理解成压力,那就麻烦了”。

姜枫在女儿读初二时开始了在长沙的陪读生活。之前一年,她每周五从200多公里外的邵阳赶来和孩子共度周末。在母亲的来回奔波期间,张岩的成绩一路下滑,从班上的前15名滑到了30名后,“到了令我害怕的地步”。姜枫曾经哀叹:女儿要考个好的高中,是没有指望了。老师也批评她,不能把孩子一个人放在长沙。

“家长会提前过来做饭。”小区门卫何师傅说,家长进来一般会跟他打招呼,“家长一般提着肉和菜过来,娃娃要高考,自然要补充点营养。”

除坚持不开门这条原则外,杨女士对租住屋也有一条原则,安全、安静、干净。孩子读高一的时候,她租在学校对面。孩子每天上学要过马路。她住了没多久,就过马路找了新的房子。目前住的这第三个小房子,算是达到了她的要求。

姜枫在学校附近一个破败的小区里租了一套60平方米的房子。她住在顶楼,经常要准备脸盆迎接从屋顶漏下的雨水。“风大一吹,感觉房子好像要倒了一样。厕所的门、厨房的门,都不敢碰,一碰就要倒塌似的。墙漆脱落很厉害,墙壁上像是打了很多补丁,我买了两张大的中国地图贴在房间里,才好看些。”姜枫说,住在那里,她觉得不安全。好在,这不是一家人的“战斗”。她所在的单元就有5个外地陪读的。

30日中午11点50分,黄女士走进文庙前街的这个小区。由于赶着做饭,同门卫简单说了几句,就径直往小区2栋走,这段路她来回走了近一年。

孩子的东西尽量不去“多手”

“女儿读初三时,我的心完全静下来了,不想做生意了。要从她的进步上找到成就感。”姜枫说,她曾经是老师眼中的好苗子,“但家里砸锅卖铁也供不起我读高中”。哥哥和妹妹比她的学历要高,但都没有考上大学。

黄女士一家住在蜀汉路附近,女儿之前是学校走读生,每次从家到学校要耗费近一个小时。

在长沙“四大名校”及其创办的多所中学的周围,不少房屋都被出租当作陪读场地。在夜里10点钟,这些有家长陪读的孩子下了晚自习,陆续返回到租住屋。杨女士的儿子大约晚上10点半进家门,再看半个小时书睡觉——她惊讶于那些奋战至凌晨的孩子。

“我没有上大学,遗憾一辈子。”这位16岁开始学徒做裁缝的女人说,“自己的梦想没实现,寄托在孩子身上。”

去年8月,女儿即将升入高三。为了减少上下学在路上耽搁的时间,家人商量给她租房,“花了2万多元,租了这里套一的房子,平时我来陪着女儿。”

房子里只有杨女士与儿子两个人,晚上她催促完孩子早点洗澡,就自顾自地看杂志去了。至于儿子手头上是否还有想看的书、想做的习题,她并不过问。在她看来,自己的角色是保姆,管好吃饱穿暖的事就合格了,“不要管孩子太多”。

一群没有读过多少书但先富起来的人,努力为孩子疏通向上流动的渠道

黄女士说,她在人民公园附近上班,距离女儿的学校并不远。她每天中午11点半就能休息,女儿在12点后才能下课,“所以趁着这个时间差,我中午会过来给她做饭。”

儿子的房间里,书本摆得比较乱,杨女士不会帮忙整理,甚至很少进房间。此前几次经历让她养成了不“多手”的习惯:一次搬家,儿子发现搬家后他的几本书不见了,责问了很久;一次她把儿子的衣服叠进自己的柜子里收好,儿子请求“娘不要动我的东西”。

抱有姜枫这种心愿挤入长沙陪读父母行列的人士据说不在少数。一群没有读过多少书,但通过做生意先富起来的人,利用金钱努力为孩子们疏通向上流动的渠道。

当天下午1点,等女儿吃完午饭,她收拾好餐具后再赶回公司上班。

在儿子房间里,墙壁上有体操运动员陈一冰的招贴画,画上有这样的话,“努力不一定成功,但成功就一定要努力”。看到儿子这样布置自己的房子,杨女士很欣慰。也因此,有时候她回岳阳,会放心地留孩子一个人自己住在租住屋里。

譬如曾全,他初中毕业后读了三年卫校,当过4年兵,在湖南冷水江市开了4家服装专卖店。为了让儿子考上好大学,去年,他放弃老家的生意,来到长沙照顾读高一的孩子,“为他做饭菜。晚上磨好豆浆,热好牛奶等他回来。看到他有一点点进步,就很开心。”

  探访

杨女士所在陪读圈子,并不是所有人都像她这么如意。屡有陪读家长气哭孩子或者被孩子气哭的。她说,有一个家长买了一堆复习资料给孩子,被孩子当场撕了;也有的家长,一谈及孩子的成绩就全身发抖。

曾全和姜枫都很佩服对方为孩子的教育所做出的努力,而且,他们都在长沙拥有了自己的房产。2007年,姜枫以4000元每平方米的价格买了一套130平方米的房子。那一年,女儿还在邵阳市读6年级。“孩子的爸爸说,一定要先把这个房子买好,这样孩子就一定会去长沙读书。”姜枫说,他们此前没有考虑要住到长沙,“随着孩子读书,一直不停搬家。孩子改变了我们的生活。”

70平米房租金达2800元/月

6月份的高考即将来临。在这个陪读群体里,有些家长打算陪读完之后,干脆就不再上班了;有些家长准备重新找份工作。杨女士还没想过未来,“等考试结果出来再说”。

她把长沙的家布置得很舒心,还在沙发周围铺上了柔软的地毯。不过,在接下来的两年里,她依然没有多少机会躺在家中舒适的大床上睡觉。

连续一周时间,记者以租房者身份,探访了成都多个中学附近的小区。

“也许将来很怀念陪读的日子,看着孩子成长那是多好的事情,另外自从陪读后我有很多理由可以不管岳阳家里的事情,难得有这样的特权”,杨说这话时,一阵窃笑。

她在离家十几公里外的学校附近,又租了一个没有厨房和厕所的小房间,每天晚上带着儿女睡在一张一米多宽的床上。出租屋位于一条狭长的胡同里,各种声音此起彼伏。

文庙前街一老小区内,门卫何师傅说,小区租房历来很紧张,目前所剩的空房只有一套。

陪读现象有利有弊

姜枫早已不用在邵阳和长沙之间来回奔波,不过,她每月在市区的两栋房子之之间走过的路程:1200多公里,相当于在两市之间差不多走3个来回。

何师傅将记者带往小区1栋三单元4楼,一处普通装修套二房,家具家电一应俱全,但租金却要2400元一月,得一次交一年房租,另支付1000元“介绍费”。

嘉宾:熊丙奇[微博]21世纪教育研究院[微博]副院长

每天早上,姜枫把8岁的儿子送到家附近的小学,然后给女儿准备好中餐送过去,下午又回到家里,陪着儿子做作业、洗澡,晚上八点左右再赶到出租屋。她喜欢陪着女儿一边吃饭一边聊天,和她讨论班上发生的事情和书中的人物。

见记者有些犹豫,何师傅并未多说。他说,这里的房屋根本不愁租,价格确实比其它小区高,但这里离学校近,住的又几乎都是学生,很受家长欢迎,“有些好楼层,70平方米套二得要2800元一月,甚至更高。”

伍果平 长郡中学高中理科实验班教师

张岩常常要学习到深夜。姜枫躺在床上,偶尔看一眼台灯下女儿的背影,不知不觉就睡着了,连女儿何时上床都不知道。“妈妈每天这样跑,太累了。我说过很多次,让她不要过来,但她不放心。”张岩说得很动情,抹起了眼泪,“我有时会有罪恶感,如果没有进步,就对不起妈妈。但学习起来也不轻松。”她说这番话的时候,姜枫正坐在一旁的床上掉眼泪。

当天下午5点,记者见到了房主陈先生。陈先生说,他和老伴已搬到新房居住,便把老房子租出来,“这里的租金比其它老小区高,租房对象是学生,肯定划得来。”

本报实习生赵丹记者颜宇东长沙报道

姜枫和一些陪读者建立了良好的私人关系,他们经常在网上或聚在一起交流陪读的经历。不久前,她在长郡中学公交车站等车,遇到一人,看起来很面熟。“这个人到底是在哪里见过呢?”她一路想着,回到家里,才恍然大悟:此人以前经常在麓山国际实验学校等孩子。

在宁夏街成都九中附近的一小区,72岁的房主孙先生说,他已经搬去同儿子居住3年了,老房子以2000元每月的价格租了出去,每年都不愁租。

在长沙各大名校及其创办的中学周边,那些小区里聚集着“陪读”这个群体,不少人专门辞职陪读。一个多星期后,这个群体里的人,将结束陪读生活。熊丙奇、伍果平两位教育界人士如何解读陪读群体?

“现在她的孩子也到了长郡,我想,我们应该是战友吧。”姜枫笑呵呵地说道。

  邻居

孩子大了应着重培养独立性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人物为化名)

“全家高考”会否增加孩子压力?

潇湘晨报:您印象中,长沙的陪读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兴起的?陪读产生的社会背景是什么?您认为有哪些利弊?

在这些被高考学子租住的小区,也有不少业主质疑这是一种过度溺爱,可能还会给孩子增加压力。

熊丙奇:陪读热其实在全国各地都有,不是说哪一个地方,长沙多年前就有了。

68岁的李淑云(化名),在文庙前街某小区居住达10多年,见惯了如今越演越烈的“高考陪读”。

我们当下的中考[微博]、高考把学生都纳入了一条跑道上的竞争,使所有人都极其关注中、高考;父母一般认为孩子的成才路径就是怎样通过高考进入一所好的大学;父母对孩子不放心,就把很多时间放在孩子的身上,承包所有事情,孩子就只负责学习就行了。此外,跨地区招生、教育资源分布不太合理也导致大量陪读现象的产生。

她说,一开始小区里租房的学生并不多,但这几年明显增加不少,好多熟悉的住户都搬了出去,“现在小区一到中午和下午放学,都是穿校服的学生身影。”

我认为陪读没什么好处。孩子很小的时候,父母需要在孩子身边培养其良好的学习习惯。孩子大了,学习习惯基本形成,应着重培养孩子的独立性。

每次看到家长手提各种营养品,她都会有些感慨。“早些年的高考,学生只会适当注意饮食卫生。”李淑云说,但现在很多父母花几万元租房,或者住几百元一天的酒店陪读,每天还专门带各种营养品给娃娃,“现在的家长太爱娃娃了。”

伍果平:陪读是普遍现象,在长沙出现可能有近8年了吧。原因有多方面的:作为父母,他们希望为孩子获得更好的教育资源,使孩子更好地学习。社会对学生的要求越来越高,迫使家长、学生与教育资源更近,在学习时间上争分夺秒。

专家

陪读益处还是有的,孩子的安全更有保障,也能够直接感受到家的温暖,父母与孩子也有更多的交流机会。有些孩子身体不好,父母也能更好地照顾孩子。不过,有些孩子面临陪读,思想上可能产生无形的压力,有时压力越大可能越考不好。

一分为二看陪考过度或使孩子叛逆

父母辞职或者放弃自己的生意,家长个人的前途也受到了影响。家庭成员分居两地,也有可能引发家庭矛盾,不利于家庭和谐。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师指道教育专家刘霞认为,目前,高考是我国最公平的选拔人才方式,家长为孩子创造学习条件,购买营养补品,本身是无可厚非的。

陪读家长应多与班主任沟通

她说,高考中,记忆和分析能力尤为重要。有些孩子本身住得较远,家到学校之间可能花费较多时间,如果能节省中间时间,对孩子学习、休息并非坏事。

潇湘晨报:家长在陪读的这最后一个多星期里,如何表现对孩子有利?

但是一切得有个度,倘若家长租房陪读,是在经济条件允许,自身不夹带过多期望,而且孩子也乐于接受的前提下,这样的“陪读”,会对孩子的学习起到良性作用。

伍果平:这段时间里,家长不要问关于学习、考试方面的事,问一些孩子感兴趣的事,比如音乐、电影、足球、篮球等等,转移孩子的注意力;要跟学校、班主任加强沟通,毕竟老师的指导更专业,父母这时的一些举动可能会适得其反;可以带着孩子适当进行体育活动,比如打打羽毛球、散步;注意饮食规律与作息规律,不要刻意改变什么,就如往常一样。

但同时,她表示,如果一开始家长租房、买营养品等,都注入了过多的“期望”,这可能让孩子感到压力,造成孩子产生叛逆情绪,反而不利于孩子备战高考。

她建议,临近高考时候,切勿大补大吃,也不要给予孩子较大的压力,应当多与孩子沟通,换位体谅孩子。

周边

预订火爆酒店涨价餐馆生意或将降5成

随着高考临近,除了“高考小区”走俏外,考场周围的酒店也普遍涨价、一房难求。

30日上午,记者走访成都往年的多个高考考点,发现距离考点500米内的酒店,高考7日、8日两天的房间,几乎已经全部订满。

在青羊区文庙后街一家商务酒店内,店员称,高考两天的房价会从现在的188元,上涨至288元,但在一个月前,店里的45个房间几乎就被订满了。

随后,记者走访了宁夏街成都九中等学校周围,发现酒店价格从6日至8日期间,大多都有所上涨,上涨区间在30元至100元,有的酒店表示不会上涨,但是高考期间酒店订房不打折。

与之相反的是考点周围的餐饮店,在每年高考期间生意都十分“冷淡”。文庙前街一中餐馆的李老板说,每年高考期间,高一高二学生要放假,高三学生很少在外吃,大多会回家吃,或者父母送饭过来,“每年这个时候生意都差得很,预计今年高考期间的生意,要比平时下降5成左右。”

华西都市报记者杨力

摄影雷远东

本文由十博bet体育发布于关于十博,转载请注明出处:六成住户陪考,长沙高考陪读大军涌现

关键词: